诗词吾爱

孤桐kodung - 幻象集。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幻象集。》(詞)

孤桐kodung  2019-07-09 17:39
晉懷帝永嘉中,譙國丁祚渡江至陰陵界。時天昏霧,在道北有社,見一物如人,倒立,兩眼垂血從額下,聚地兩處,各有昇餘,祚與從弟齊聲喝之,滅而不見。立處聚血皆化為螢火數千枚,縱橫飛散。
花枝
鏡中忽見古簾靑。銹上曇花了似星。有客何年招夜飲。一枝風影溺深甁。
折紙
徒徒白紙費春工。莫向人間作雪鴻。便折幽花愈可惜。凄凉形狀兩應同。
小錐子山
斷碑殘字屮離離。路絆蜘蛛百結絲。不見行人來弔古,沈天一幕月空支。
花影
寤折香灰豈可彈。空將光景汲杯盤。似曾來日千春已,相揖幽人兩別難。漸有簫聲吹落夜,欲回花影拂漁竿。哀哀明月終違我,試向邯鄲取酒看。
高牆
滿目垂紅冷隔綃。尋香不見事勞勞。人生人死同傀儡,春往春來識夕桃。百尺高城歸夜燭,十重劫雨泣鉛刀。曷云時日成蕭感,復向深淵一遁逃。
城市
蕭蕭城市十年扃。坐忘人間入幻靈。談夢已為虛室白,折枝空證滿衫靑。佯狂浮蟻三千界,默想幽花一歲齢。記得五湖衣上月,痕痕如汐打孤星。
梅花
春太無情馬未喑。徒然辭卻夢森森。一宵紅死羅浮夜,半世哀深戢影心。小立空庭成執幻,當時玄鶴可能沈。人間老去同何遜,豈獨梅花謝到今。
蕭市
滄海浮浮又日新。飛花影底作斯民。所疑風物不堪春。晏歲何人歌夕鳥。隔年無以問蘭因。曾經蕭市見枯鱗。
人影
數束幽藍繞此居。哪堪深憶夜衙衙。起來人影坐忘初。一似紅魚生咒網。三春零雨亦空虛。隙中身負廿年餘。
春深
如水如雲各蹈塵。蕭條門巷久無鄰。支離文字落花身。螢死若為司命者、春深誰是紀年人。可憐白月欲紛紛。
假花
漠漠靑枝亂渙春。東風別思幾能焚。於歌於哭已同塵。四壁白痕深夜雨。一龕風燭漆花人。飛光何似此無因。
玉篴
誰作哀哀玉篴聲。各生花影抱愁仍。涉江人去竟何成。三徑就荒秋汐室。十年深雨夜穿燈。幷刀如水破新橙。
涉洹
涉此幽洹零此身。哀哀明月拂將塵。“種花都是種愁根。” 百劫當枰原自幻。千爻滿紙不能痕。經過玄鶴十三春。
珊骨
珊骨成塵況鬢雲。百年枯木欲生紋。春燈春影漸紛紛。 作夢行刑成大朽。與花深睡墮微痕。人間永絕是黃昏。
鏡子
十二樓前認幻師。事如樗木散成絲。空空鏡子是誰持。已矣沉年須醉者,大難來日故為之。看花經過佛狸祠。
慶宣和
如繹空車、影作笭。以外幽明。幷入疎疎、古槐形。不醒。不醒。
泥上鴻痕、待朽收。且復回頭。似芥生涯、一形囚。木偶。木偶。
番槍子
鬢雲釵影、成終隔。辜負惜春身、前春客。夜雨聲亦幽尋。見綫香沈、如眉窄。落盡冷甁花、深淵色。 痕痕刻下形容。凝為幻質。何事似人間、歸無得。便同蛇影燈前,芭蕉夢裏、無從積。只有鏡中枝、空空碧。
定風波
數束寒花了物哀。離離劫火大難儕。錯失三春身不省。風影。燭痕之上燭光檯。 去日迢遙空一紙。心事。窄於零字亂於埃。樓外人行行已仄。永憶。簫聲如汐又重來。
極相思令
一城影結深林。樓外未經尋。春花數束。銷靑失白。零落從今。 洹水之波將何涉。便旋來、夢亦須沈。傷心只在。行人眼底。夜雨燈心。
梅花引
眉如絮。燈如縷。數枝垂墮深紅雨。自黃昏。到成塵。說起去年花事小哀春。 揚揚去日東流水。所執悲鱗其一尾。入樊籠。出樊籠。何況蕉中尋鹿本來空。
满江红
鏡似春空。猶自有。深星未涴。拭將來,如塵前事,汝來終叵。言下之言無可擬。夢中之夢行須墮。待人間、重見桺蕭森。空無那。 不能陳。花滿座。不能語。哀終和。是九衢影外。未名街左。十二樓高將復見。三千結界寧非我。至何年、遙夜又焚香。紛於火。
四檻花
煙桺頽橋,亂紅生暮,敗燈在招。千枝零落久,沈沈市城郊,各自逃亡。此中臺、深雨下,莫問前朝。故人寥。誰墮魚天夢了,滄海都銷。 依例客亦無聊,況如此、枯樽供一澆。慷慨非我語,傷心夢槐遙。嘆息而今,亂離思、飛花影,漸已如潮。春聲碎、何满子,焚到深宵。
霜花腴
弔花弔影,惜世間、無人夢到邯鄲。如篴聲沈,似香痕遠,空空付與離鸞。劫燈一蟬,共急宵、投入闌珊。問何曾、舊識人回,九衢煙樹濕輕寒。 拋下亂紅成幻,復逃亡向晚,例作幽歡。衣影誰聞,釵雲猶沒,而今桺夜都殘。大星在天,照落花、虛未能繁。便重來、認我應無,默然春事寬。
有鬼
有鬼有鬼影成行。靈車喑白自何方。某年某日埋纖手,離離欲指太夫香。一生微笑流誰目,春月春星失其伏。渺茫文字渺茫身,幷入痕痕接骨木。雲鬟霧鬢已消凝。吹下幽冥十萬螢。彷彿人間哀鏡子,百年沈憫換眉靑。君不見飄零如影旋如磨。滿目鶯花凋在座。有鬼有鬼影成行,經過紛紛浮世左。
木禺
木禺身兮杯沼中。可憐長憶所何終。天香燃盡剩枯紅。滿目栖禽空畏首。一天浮繪更傷弓。不知秋已入簾櫳。
玄花
亂落玄花亞此門。三生可惜影焚痕。諸天螢火散冥渾。著白衣人歸暗室。指奇離夜到空尊。小燈昏字兩難溫。
鏡中
百鬼蕭蕭化燭談。鏡中前事了何參。三千塵界影沈龕。憐已堪憐春亦燼。證無從證世同曇。非花非月上衣衫。
蟫魚
請執冥冥向昔燈。玄雲如網畏言曾。人間亦有蟫魚在。三食神仙字不能。
小寺
春死春生過大翼。小寺蕭衢,況也曾相覓。看漸飄搖收不得。此花深似傷心色。 二十四橋無夜笛。前夢前塵,都已如槐國。滿目行人來又寂。一枝垂謝今何夕。
金縷曲
虛負千枝約。把中天,舊歡樓影,結為深縛。同見靑靑而前者。竟至可憐身落。盡幽緒,被伊分著。心字成塵春亦也。似羅浮之月無端若。夢下夢,從何索。 玄言惚惚城消廓。只忽然,畏生及死,所占非藥。相與行歌都如此,滿目閑人燈絡。但莫使,平平忘卻。海客不來空市渺。更誰傳十九年風柝。又夢到,梅花萼。
八拍蠻
夜似黑痕、生滿帷。 杯弓浮影、竟誰持。 大抵籠中、玄鶴狀。 春燈淚下、二三絲。
踏歌
晏夜。惜江湖、欲老蘧蘧者。把支燈、片迹垂成灑。漸鶯聲緩緩收吾駕。 執灺。覺蕭身、直與枝都化。夢空鏡、墜手風飄瓦。見千漚春影痕相亞。 人未回,月更下。堪堪對、竹火紅生罅。請作可憐遊,莫聽幽鐘打。十二樓玉簫吹罷。
滿宮花
不復昏。寧復曉。懷抱子如深沼。垂天枝暗似塵生。一旦兩皆消了。 哀思多。歡思少。枉負冥冥歌笑。看看頭白是何年。悲若春空過鳥。
步虛詞
黯淡眼中春草。蕭疏紙上回文。懸宵一刻廿三分。壓了空空之韻。 換世六銖衣朽。摶沙百夜燈溫。何年何代桺煙焚。又與誰人來認。
天香 
法席春塵。玄帷月地。明暗咒生身百。亦自何來。將從何往。衣影列垂森戟。幽天入黑。千檐下、木人虛飾。古字苔生一色。花陌淋灕共惜。 又打鐘宵千逆。是曾經、抱懷空惻。百鬼蕭蕭去矣。燼成香即。又步當時野陌。但擲下、聲聲都無迹。未到醒時。終歸夢夕。
十喩
幻人言語不吾知。黯黯空華取一枝。記得鏡中深坐影。看花猶是未醒時。
非哀非樂火燒身。漸覺虛堂萬象陳。滿座愁君歌不得。清宵誰哭燭之人。
第一沉香秋祀始。風宵玄夜而今似。虛堂聞見塤吹聲。莫學幽人來坐起。
坐向
坐向紅袍說小猩。屐痕垂蔓古相攖。可哀幽木入煢煢。樽纍夢收三五夜。流形身蹈一千氓。去年今日食靑鯖。
墜手
墜手蕭春兩證非。渡江何奈夜沉帷。前塵想似楝花灰。滿目山河歸鐵笛。不知明月下疎槐。教人腸斷影蛇杯。
各歸
各歸滄海作沉鱗。水痕陳。轍痕新。說到尋常別事已紛紜。汽笛風聲生此夜。非夢我。惜無鄰。 枯心深縛九秋塵。雨何渾。氣何纁。一線綠窗光影向誰焚。寂寂車燈成換世。空如月。幾曾溫。
臨江仙
樓影如帷垂落也。墟花折已成空。一身潛入暮燈重。夜生悲燭室。春死化人宮。 江北江南今更遠。再來堪與誰同。舊遊零此玉簫中。相逢都不語。何況未相逢。
如此梅痕之夢覆。何年何路何方。蕭蕭百鬼瞰虛堂。空聞雲外鏡。不見返生香。 可惜人間頭白者。傷心我失亡羊。賣花深巷桺千行。隔山雖已遠。隔海亦更長。
晏夜誰持燈向壁。天香燃盡寒灰。更憐浮世與君違。鏡中看木朽。簾下認螢飛。 而今畏識羅浮事。空教城已如圍。十年哀樂付深杯。寸心眞欲謝。玄鶴不曾回。
萬事墮來身老未。憐耶言語都疏。秋兮星共影成湖。雁痕三五夜。人跡九重衢。 滿目樓臺和月浸。白駒行過還徂。那年蕭市夜遊初。抱懷終不醒。何以問區區。
浣溪沙
未及微歡世已空。亂零煙色下哀龍。春深誰在小樓中。風雨三千蕭室閉。花枝廿一影痕重。"看看又是白頭翁。"
浣溪沙
避世埋雲幷在斯。纖纖垂手十三絲。暗檠沉水世何其。春死春生無可憶。人歌人哭感猶微。辛夷花落正今時。
南鄉子
微夢浸其形。回首前春太息輕。霧海千山今已隔,虛征。何事玄花滿鏡生。 燈影望如螢。憶起雲痕幷水萍。所惜誰人來借筆。無情。化作蕭蕭夜雨聲。
雲外鏡
中天淚落如蚨碎。云隔一枝危露世。下覆奇形卻夜來。魚目重重生倜詭。亂雲腐草悲同委。室有幽潛人化鬼。鬖髿披離目已昏。孤舟下瞰玄鱗尾。高堂明鏡深湫水。
瑞鶴仙
棄春如墜幕。到行時。滿地空靑色薄。虛舟無處泊。正殘紅。草樹依依痕著。東風欲駁。十三樓。清聲在箔。夢蕪城化影。滄波世換。夢來誰索。 惘極。天香迹遠。宛轉層層。盡成幽縛。身非昔昨。山與海。終須託。惜而今。多少雲塵吹散。何其深兮月落。又同沉夜廓。垂手燼枝未萼。
滿庭芳
拂手蕭枝。成塵墟夜。歡哀爾識何曾。危垂露迹。樓外欲殘更。十萬白鴻褪羽。紛紛下。已隔蕪城。賸多少。歌離弔夢。幻象起虛征。 踏靑無處往。駸駸去日。鏡裂時驚。畱不得。東風也作無憑。怊悵雨逢寒食。證廿載。木石心成。分明記。當時永巷。持燭照微生。

自动注释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