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独影自命(陈铮) - 谈谈上床这门子事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谈谈上床这门子事》

独影自命(陈铮)  2020-03-25 21:47
杂文

 

 

很多时候,写篇文章,除了随笔,杂谈类,或许总要搜索点资料,以弥补大脑信息储备的不足。但就上床这门子事儿,不用,一点不用。瞎掰呼都有无数话题,张口就来,比如十大禁书,淫罪之酷刑,潘金莲等等,等等。只是这些话题平常人不碰,更不会说侃,只因“万恶淫为首”这把传统道德枷锁深深囚禁了人心。中国人似乎骨子里有个天性,那就是亲雅避俗。谈到性啊,泡妞啊,上床啊等敏感话题,就会和淫邪挂钩,就唯恐避之不及。今天我就想谈谈下让人闻之色变,念之胆寒的“厉鬼”——上床。

 

谈到上床,我们就联想到性和性爱。什么是性?阴阳分离即成性。什么是性爱?分离的性想要何为一体的行为。据说远古时候,人被称为完人。完人就是完全的人,没有阴阳属性之分。据说完人是个大肉球,圆不圆不清楚,总之就是男女一体时的状态。虽然没见过,但姑且试想就滚床单时男女结合的状态。这么形容当然不科学,莫非完人还是两头,四臂,四足不成?那倒是和印度教古代神人的形象相似。可神话就是如此,既然见不到,也就不能全然相信,当成笑话也未经不可。只是说这么个理,阴阳本是一体,既然分离了,便各有各的需求和渴望。

 

既然如同吸铁石的南北极,自然相互吸引是避免不了的。这就是自然属性呐,怎么抗拒?你说为什么人类社会要男女两种属性的生命存在,当然是有道理的!凡存在者必合理么!你能想象一个只有男人或只有女人的社会存在么,那不乱套了么,同种属性的因子怎么也结合不起来,不排斥就不错了。再说,男女数量为何要平衡发展,因为不平衡就会造成“趋向性”,会造成社会混乱。不过说到底,最终生物繁衍法则也会使之趋向平衡。这也是自然属性呐!

 

既然都是自然属性,那么该结合时就结合,该分离时就分离,天道有序,律而不乱。这本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事,却人为的被限制或掩藏,这就有点说不过去。原因大致有三: 1,在结合之前,人类后天养成的“羞耻心”造成了这种“仪式”难度,使之不自觉神圣化起来。2,这结合过程出了问题,比如潘金莲这种,胡搞,有人看不过去,觉得违反人伦道德,应当禁止。3,这分离过程出了问题,即被迫结合,诱骗结合,这显然是尼采主义的滥用,目的是结合完毕就分离,不仅侵犯了一方意志和利益,同样似乎也违反了“自然属性”,也应当禁止。

 

谈完以上三点,我们就能顺利成章过渡到上床的问题了。说白了,结合就是上床。这本身并不难理解,就是一种高级动物的性爱方式而已,难理解在于,上床这种高级动物的性爱方式本身与低级动物的性爱被人为区分开来。原始社会的人类和动物一样,是不穿衣服的。后来为了避寒,整些草叶,兽皮披在“要害”部位,权当保暖,也可以防止负责传宗接代的轻易受伤。人区别于动物的羞耻心也就渐渐形成。到现在,身体隐私还是那几个部位,要么突,要么凹。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形态都是差不多,只是大小和质感有别罢了。男人还好些,能裸露的部位多些,因为那部位既不凸又不翘,虽然也有性感和不性感之分,总得说来都是飞机场,偶尔露露也没那么羞耻。而女人同样的部位就相对重要些,毕竟长了两颗大肉瘤,晃荡显摆招人嫌话,多少也得用些衣物遮住。可你瞧非洲土著的女人们,她们的观念意识仍旧停留在原始社会水平,露出上身和男人一样平常,也没见几个害羞的。这说明还是观念的问题。总体说来,文明越高,文化程度越高,造成羞耻心的程度也便有了差异。不过时下性爱观念的开放,女性也渐渐学会释放这种无谓的羞耻,开始学着返祖式的“暴露”。但这“暴露”的尺度,依然成为区分“贞洁”,“开放”或者“淫女荡妇”的标志。

 

两性间的羞却是种不可抑制的掩盖而却接受两性亲昵温存的事实。女性面对上床的问题多少是有些腼腆而羞涩的。这来源于从小受到的 “女性价值观念”的教育。自古以来,女性作为性的隐形一方,其对性爱的态度以及行为模式与男人决然不同。或许这从生理角度解释会更为明确。大家可能听过一个关于种牛的笑话:某夫人偕同丈夫参观一个农场,农场主说:“我们这里种牛最厉害,一天能交配40次。”夫人得意地看着老公说:“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丈夫一笑,不紧不慢问农场主:“请问,种牛是和一头母牛交配吗?”主人答:“怎么可能,当然是40头。” 丈夫此刻西斯底里转头向夫人大吼道:“你看看人家,再看看我。”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动物普遍的繁殖属性,即雄性动物的多向侵占性!男人既然是动物,也逃不脱这个天然属性,说俗点,就是宁烂毋缺。为了啥?不就是广泛播种么!而女性,由于承担繁殖和哺育的重任,往往并不追求数量,而要求质量,也就是宁缺毋滥。两性的属性决然不同,但并没什么可指责的,精子和卵子的生产数量,人体构造的设计,已经决定了两性在繁衍这一课题上各自扮演的角色。通常女人总是责怪男人多情多性,或者把男人解说为“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都没错,只是首先得要看清这种性爱模式下不可抗拒的基因遗传的天然之力。于是,由于此种“模式”或者说“天然机制”在人类社会的一代又一代作用下,加之男性价值体系的建立(靠强力),男性主导的社会机制逐渐成型,“男尊女卑”的不平等观念,由男人统辖的媒体,教育,家族家规传统等方式传承和扩张,由此造成当下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局面。作为弱势一方的女性,自然而然在性爱上也失去主导地位。现代社会随着女性意识的回归和复苏,正逐渐增强,在性爱体系的整体失势下,却有着绝妙的平衡,那就是性爱的选择权。

 

如果把男人和女人在恋爱游戏中做个类比,就如同猎人与猎物的关系。高明的猎人必然能猎到猎物,但并非能保证猎到特定的猎物。正如一位女性朋友对我说的,男人往往高估自己的狩猎技巧,事实上很多时候,不是他真的捕猎到,而是猎物的自主选择罢了。也就是说,猎物知道自己总是会被狩猎的,而自己选择想要被狩猎的对象而已。这么说来,这场游戏对双方还是公平的,区别只在于主动选择和被动选择的方式不同而已。有趣的事,女人很清楚自身的价值,也清楚在这场游戏自己扮演的角色,她们了解男人恋爱的普遍目的就是上床,她们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也甘冒“风险”来尝试游戏。这种游戏模式往往给男人传达一个错误信息,那就是他们主导并享受着游戏。而他们并不理解,所谓主动和被动本身就是辩证的关系,在理论上是完全等价的。事实上,有高明的猎人,就有更高明的猎物。在游戏的实际过程中,作为隐形一方的女性经常通过暗示,诱惑,引导来影响猎人的价值和行为判断,从而使自身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猎人”,这是大多男人难以察觉和领悟的。

 

女人面对失败的恋爱,总是会抱怨:“那男人原来只是想玩玩我!”是的,明白男人的天然属性以及这场恋爱游戏的本质,女人就懂得,男人的情不过是为性而扮演之普遍道具,是诱饵,这里头有个生理和繁殖机制在起作用。同样,女人想要获得情,也同样以“性”作为诱饵,能否圈实她的“猎物”那就看她自身的狩猎手段了。从这个意义上讲,男女是互为猎人和猎物的,行为方式的显与隐并不决定狩猎成功的难度或可能性大小。所以说,这场游戏总体上是公平的。

 

我们的社会是有男女两性的,它建立在“夺”与“被夺”平衡机制之上。正如叔本华说:“性是人类的世袭君主。”性,是社会的核心动力,某种意义上讲,社会即性。性的主体性不仅仅反映在个人,整个社会在没有许诺个体存在的合理性时,性是高于一切现有价值的。性爱通常以隐伏的形态来兑换价值。社会的功用,利益的选择,和经济,政治,法制,权利的内部机制不是直接对个体起作用,而是通过性来反射这个作用。通俗点讲,男人活着为了什么?荣誉,尊严,权力,金钱,女人。前两者是精神价值感的获得,权力与金钱是物质价值的获得,而这些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女人,为了性。做个极端的假设,我相信没人愿意将所有女人都抛到外星球去。剩下一群光棍汉,你争我夺所谓的权力,尊严,荣誉……最终却没有可供展示的对象,是不是很悲哀?真以为一个男人取得荣誉是给全人类看吗?他只是在向世界上的一半人类——男人,炫耀,让其嫉妒,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展示给另一半人类——女人,让其欣赏和青睐而已。深谙此道的女性会说:“男人,只是这个世界为我们设计的演员,安静地看他们表演,我们要做的仅仅是优雅地举起打分牌。”这就是男女在这个社会的真实角色扮演,是不是有点想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可男人上床真就为了性,而不需要情吗?也不是。只是男女的性爱观是倒错的。女人因情而性,男人因性而情。这是普遍的逻辑。但若要较真,也必然不对。对某个毫无感情,一点不喜欢的,甚至恶心的女人,男人也会为播种而上床吗?未必。这就说明男人也是因情而性的。所以刚才的说法只是方便论,是相对的普遍性现象。只是很多时候,为了播种的内在需求,男人会不自主的寻求更多猎物以训练自身的狩猎技巧以及播种技巧。女人也请别问,为何男人不能抗拒这种内在需求呢?好男人不是应该从一而终吗?这么说的确没错,所以刚才已经说了,这是普遍性现象。要求男人抗拒自然赋予的天然属性,就如同像女人要求,您为何不找“弱小”的(请多方面展开)男人作为伴侣?这都是不合理的。要不是女性内在有种天然选择强壮,优良基因的配种的渴望,女性完全可以和男人一样去“寻花问柳”,人类社会也不会如此良性而健康发展了。所以,当人们指责潘金莲“”时请别以男性的性爱方式作为挡箭牌,要知道男女有别。所谓的“男女平等”并不是仅仅在结果上平等就行,这是比可能完满做到的,因为在初始条件上男女就已经失去“对等性”的可能。

 

  说来说去,客观看待上床这门子事,本就是阴阳的天然属性,还真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可为什么人们都害怕谈到这个话题?不雅,这当然是个原因。可这不雅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呢?在我看来也很简单,不过是“观念”二字。不同的价值体系造就不同的道德观,不同的道德观念造就不同的社会。为什么国外一些国家就非常开放?欧美,日本的产业全球知名,因为他们并没有中国式的传统道德教育,从孔子到孟子,从四书到五经,中国自古至今已经建立一套相当完备的道德体系。在中国,性是一件大事,天大的事。所有与性爱相关的话题都可能成为敏感话题而被指摘或谩骂。要知道,万恶淫为首!佛法五戒中也有戒色一条。可想而知,性是多么可怕的字眼。然而,无论性有多可怕,上床有多不堪,只要正确去面对,去讨论,客观分析其中之利害,一切都将变得自然而然。上床这门子事之所以有那么多禁忌不可言说之处,就在于人的道德观念和情感作怪。正如同我说一句,“接下去我们来研究下粪便”,相信肯定有人会产生不适,正吃饭的看官估计要骂我十八代祖宗了。瞧!这就是观念!这就是情感!事实上,粪便和汗液和任何体液形式的排泄物都是等同的,至少是有医用科研价值的一类事物。甚至作为一个名词,其和别的任何属类名词都是等同的,人类为何为产生排斥感或恶心感?正因为此类事物被人为的框定了“情感色彩”。因为只要一谈到它,就有太多“污秽”的信息或情感相伴而生,于是仿佛只要眼不见,耳不听就为净。好比尸体,腐烂,蛆虫等等,这些词汇因为自身的“污”性特质,也就成了人所不齿之“不雅”。而雅和不雅有何本质区别,看官勿笑,我真是至今都还没搞明白。

 

上床这门子本就自然而然的事,我们天天,月月,年年在做的平常事,一旦被人为渲染了色彩,一旦进入道德审查的视野,一旦“打开了门”,就变得不堪入目,不堪入耳了。无论怎样申辩,一句“太恶心了”,就全部挡了去路。诚然,与性相关还有许多话题,比如偷窥,,猥亵,,等,也都同样不雅,但却值得探讨的话题。只是我们应当分清,探讨的方式和手段,正如区别小说和情色小说一样,不能一竿子打死。

 

这个话题还可以深入展开,那就要牵涉情与性的辩证分析了,至于对“不道德之性”的讨论还需展开轮回,投胎的课题,略深了,所以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吧。看官们也喘口气,空了咱再聊。

 

 

 

                                          2017/12/19于采荷家中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