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仙客来壹 - 诗词里的故事•辛弃疾与铅山人赵晋臣 连载:四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诗词里的故事•辛弃疾与铅山人赵晋臣 连载:四》

仙客来壹  2019-12-03 18:09

这首《满江红 呈赵晋臣敷文》道出了辛弃疾刚刚定居铅山县的心情。1196年(宋庆元二年)辛弃疾五十七岁。其大部分时间都是同铅山人赵晋臣,赵茂嘉,傅岩叟,吴子似,等一些士大夫阶层的人游山玩水、饮酒赋诗中度过。
诗词里的故事•辛弃疾与铅山人赵晋臣
连载:四
作者/仙客来壹

满江红 呈赵晋臣敷文(宋·辛弃疾)  

老子平生,原自有、金盘华屋。
还又要、万间寒士,眼前突兀。
一舸归来轻似叶,两翁相对清如鹄。
道如今、吾亦爱吾庐,多松菊。

人道是,荒年谷。
还又似,丰年玉。
甚等闲却为,鲈鱼归速。
野鹤溪边留杖屦,行人墙外听丝竹。
问近来、风月几遍诗,三千轴。

这首《满江红 呈赵晋臣敷文》道出了辛弃疾刚刚定居铅山县的心情。1196年(宋庆元二年)辛弃疾五十七岁 ,上饶带湖居宅失火,全家移居铅山县期思渡瓢泉新居。 九月,又有朝廷言官提出弹劾,主管福建崇安县的建宁府武夷山冲佑观的空名也被削夺。至此,生平所有的各种名衔被削夺得干干净净。正是这种彻底的庶民身份,使其大部分时间都是同铅山人赵晋臣,赵茂嘉,傅岩叟,吴子似,等一些士大夫阶层的人游山玩水、饮酒赋诗中度过。表面看来澹泊冷静,不关心世事,实则胸中还留着恢燃的星火,不忘恢复失地,抒其爱国忧民之情。辛弃疾在山东故里的金盘华屋没有了,但在南方江西铅山县的异乡却又建起来了瓢泉山庄。

这个瓢泉别墅包括秋水观和停云堂。我在阅读全宋词后,找到了线索,这就是南宋铅山县令章谦亨曾到此凭吊过辛弃疾。他作有《摸鱼儿 •过期思稼轩之居,漕留饮于秋水观,赋一词谢之》。章谦亨,字牧叔,湖州(今属浙江)人。理宗绍定间知铅山县。嘉熙三年(一二三九)为浙东提刑,兼知衢州。清同治《湖州府志》卷七一有章谦亨之传。 1207年(宋开禧三年)六十八岁 的辛弃疾从杭州回到铅山。八月,身染重病,最后病死在铅山县蒋家峒瓢泉家中。章谦亨大约1224年后任南宋铅山县县令。也就十七年后章谦亨到辛弃疾的故居秋水观凭吊稼轩。章谦亨是辛弃疾同时代的人物,他在此《摸角儿•过期思稼轩之居,漕留饮于秋水观,赋一词谢之》一词中写到:“想先生、跨鹤归去。依然上界官府。胸中丘壑经营巧,留下午桥别墅。”章谦亨这个铅山县令将辛弃疾的瓢泉别墅秋水观与唐代裴度的午桥庄相比。足以见秋水观的气度。《旧唐书·裴度传》:度“又于午桥创别墅”。白居易《奉和裴令公<新成午桥庄绿野堂即事>》:“旧径开桃李,新池凿凤凰。只添丞相阁,不改午桥庄。”裴度辞官退居于 洛阳 。并于 午桥 建别墅,与白居易、 刘禹锡等作诗酒之会,昼夜相欢,不问人间事。那么辛弃疾也同样在铅山县秋水观与赵晋臣,赵茂嘉,傅岩叟宴席不断,填词饮酒,想问而问不了朝庭之事。

老子平生,原自有、金盘华屋。辛弃疾自谓“老子”,是以骄傲的心态来自称。我平生家中原就有黄金碗、黄金盘。手捧金盘金碗的餐具。住在华美的屋宇里。

万间寒士,眼前突兀。我隐居瓢泉,如天下的读书人一样,是一个布衣的百姓。突然的变化的,遭朝庭贬谪 ,出乎意料,也不意外。

一舸归来轻似叶,两翁相对清如鹄。一叶归舟轻似落叶,两个老翁相对,满头白发。鹄,白色的天鹅,我栖身于铅山河畔,期思渡口。道如今、吾亦爱吾庐,多松菊。你看我的瓢泉别墅这是我的家,我爱我家,那一定要多载些松树和黄菊。采菊秋水观,悠然松竹攀。

人道是,荒年谷。那今天我们是荒年谷可以救灾荒呢?还又似,丰年玉。可以显出宝贵的玉色呢?甚等闲却为,鲈鱼归速。宋代谈钥所撰的《吴兴志》中记载:松江鲈“内细美,宜羹,又可为脍,张翰所思者”,据传,吴人献松江鲈于炀帝,炀帝品尝后,大加赞赏,称其为“金齑玉脍,东南佳味也。”而今天我们好像不是谷也不是玉,道像俩个闲翁,在这江南青山绿水边品尝鲈鱼脍炙而缓缓地入口而食。

野鹤溪边留杖屦,行人墙外听丝竹。野鹤溪边,那杨村河与石塘河交汇的清风峡下,留下了我们的杖迹和脚印有浅有深。鹅湖寺外,石井泉边,人家墙外丝竹琴声听到的是闲音古乐,有声有叙。问近来、风月几遍诗,三千轴。近来怎么样?清风明月,歌舞声色,填词高手,歌伎演唱皆如往常。裱装的水墨字画集中起来有多少轴了?大概是三千轴吧。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