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木刀 - 木刀:从岳峰早色之作入手,看如何炼字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木刀:从岳峰早色之作入手,看如何炼字》

木刀  2019-10-09 23:27


木刀:从岳峰早色之作入手,看如何炼字


    红茶坊写了一篇五律,名“岳峰早色”,阅者113,赞者92,点赞律高达81%,仔细看了,中规中矩,有比有兴,言之有物,言之有情,确实还不错。可是老朽觉得,美中不足,有点儿平淡。原作如下:

红茶坊:五律·岳峰早色

月落秋山晓,烟笼柳径宁。
湘江流远梦,楚岸对空庭。
雾起寒花白,风飞旅雁青。
谁为天下客,同是一浮萍。

老朽虽然也是新学,可一直在学习炼字,这可是个好机会,于是实践了一回,得到了如下的结果:

月落山知晓,烟笼柳不宁。
湘江流梦远,岸岸对空庭。
雾染芦花白,风乘旅雁轻。
皆为天下事,莫枉一浮萍。

是不是觉得原诗里面少点什么?对了,缺的是人。前三联都是讲的景,只有“宁”、“梦”、“空庭”、“旅”这几个字多少有些暗示。这就使得尾联的“同是一浮萍”显得有些突兀,或者说没来由。

在老朽的修改中:

第一句,因为后面有“雾”,“寒花”,所以可以推测时间点当在秋天,这个“秋”字就是多余。去掉“秋”字,添上一个“知”字,按现代汉语的说法,就是把“山”拟人化了。其实,按照文言的表达习惯,这个这“山”字在此时就当“山里人”讲,这个用字技法就叫以物名代人名,例如,段合肥之类。为什么可以这么表达,是因为,“山”是没有意识的,而“人”才有意识,不会产生误解,以为山有知觉。如此修改,还给第二句做了铺垫。

第二句,“径”字是花间派词人的惯用字,带有很浓的胭脂气,与后面表达的情绪不相和谐,改之以“不”字。为什么?因为“宁”字实际上暗指了村子里人少,与后面的“空庭”表达相重复。再次,“径”字也不适合用来表示村里的道路或邻里间的过道。人虽然少,但鸟却应该多了,所以用“不宁”来间接表示鸟的热闹,以反衬后面的“空庭”。“柳不宁”,是谁造成的,当然是鸟了。

第三句,将“远梦”调整为“梦远”。这是因为,“远梦”的重点在“梦”字,是指物,而“梦远”的重点在“远”字,是言情。首联是写景,颔联再写景,就嫌重复,这里改为抒情,以求变化。

第四句,去掉了“楚”字,改为重复“岸”字。因为三、四句是颔联,要求对仗,从这一点讲,“楚岸”对“湘江”是很工整的,这不假,但对文意的表达没有实际的帮助,因为“湘江”就在“楚”地,不需要在去强调它位于什么地方。用叠词“岸岸”就将在一点看到的状况,通过前句的“江”的联想,而生发开去,使得感慨有了深度。虽然这样作就使得对仗不那么工整,但对仗的大架构还在,这就够了。规则是拿来促进表达的,不是用来束缚人的。实际上,从对仗的角度来考虑,“湘江”可以改成“江江”,但一个是少了地域所指,二来也显得突兀,所以没法照顾。原作的“流远梦”与“对空庭”是对仗很工,但不利于言情。

第五句,“起”改为“染”,就将“雾”和“花”之间的并列关系,变成了因果关系,原作的“寒”实际有些泛指,不如改成实指为“芦花”。

第六句,用“青”字形容“旅雁”可能是凑韵的结果,改为“轻”,是除了韵,但律诗也有用邻韵的惯例。 近代语言学家和诗人王力教授在他的《诗词格律》一书中提到:“今天我们如果也写律诗,就不必拘泥古人的诗韵。不但首句用邻韵,就是其它的韵脚用邻韵,只要朗诵起来谐和,都是可以的。”但是,使用邻韵于参赛和应征稿件,就不那么为评委所一致认可了。不用“飞”字,改用“乘”字,也是因为用“乘”字可以“风”和“雁”两者勾连起来。

第七句,“谁”字所指有一些模糊,而用“皆”字,就连读者都包含了进来,更容易使读者产生共鸣。改“客”为“事”,就将个人的渺小与国家的伟大事业了起来,把自己所受的艰辛与祖国的强大了起来,从而提高了作品的立意和格调。

第八句,将“同是”改为“莫枉”的用意,也是以正能量的方式抒发个人的感受。同上句一样,这两句的修改,都是立意和格调方面的,不在炼字的范畴。

上面的改动,实际隐藏了炼字的两个方法。炼字不可能是空想的,那么利用拟人手法,就可以把形容人的词用来形容自然事物。还可以倒换词序,将组合名词变成简单的句子,如“高山”是组合类名词,倒过来,就成了“山高”,是成了简单的句子了,这样,就将单调的景象罗列,变成了生动的景象叙述。这样,文字所传达的叙事手法就是比较生动的了。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