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红妆 - 简析忘尘别舍《致少年》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简析忘尘别舍《致少年》》

红妆  2019-09-29 13:17
致少年
文/红妆
青春韶岁莫蹉跎,逐日移山掌上呵。
赤凤联翩银汉接,强龙出没玉河驮。
潜心学海循谯国,得意文峰效甘罗。
会见开荒新世界,星芒鹤立自酣歌。

畅和红妆老师致少年
文/忘尘别舍
流光过隙岁蹉跎,閒赋人生寄笔呵。
山海经心承一脉,云泥抵掌路千坡。
犹龙之叹弘文运,翔凤桑嫘绣锦罗。
自古少年多彦俊,中华儿女看讴歌。

【红妆简析】:

【流光过隙岁蹉跎,閒赋人生寄笔呵。】
发端起的怅然,除却对时间的飞逝发出悠悠的喟叹,有些意思蛰伏句中,率性而不失诗意,为下面的展衍留下伏笔,基调轻松从容,较具个性。呵,这里明显有点凑。

【山海经心承一脉,云泥抵掌路千坡。】
颔联顺势发力,选择山河地理一笔来切入,紧承首联一气流转延伸。
关于山海经,对于它的内容性质古今学者有著不同的认识,有人认为“巫觋、方士之书”,现在大多数学者认为《山海经》是一部早期有价值的地理著作,那么,这里的诗人肯定不是特指这一点,我个人比较倾向是“山海”对“云泥”而运用之,大江丛山在心中流过,云朵泥土在掌上理过,此句揉进了“黄钟大吕”之豪放,气场足足。
人生难免会遇到逆旅,趟过就彩霞满天。这一句是对自身同时也是对青春少年的谆谆教诲,造语另出手眼,当有味外之味,弦外之音。

【犹龙之叹弘文运,翔凤桑嫘绣锦罗。】
命意未折,用笔甚重。思路可取,惜分寸没有拿捏好。
犹龙,犹疑为“游”的笔误。游龙,翔风取典于古文中的故事,这里桑嫘,神话中为黄帝元妃,嫘祖,一直以来被尊称为中华母亲,种桑养蚕的始祖。用典尚可,寓意在是龙就腾空万里,是凤就要流传千古,看来国人的望子成龙影响力根深蒂固了。
颈联本为升华之处,此处笔间功夫明显不到,用词累赘,有堆砌之弊。律诗最禁忌是直白和晦涩。概为直白的语言没有感染力,吸引不了读者,晦涩的语言让人读不懂。
这一联不尽人意之笔较多,“之叹”VS“桑嫘”,属对欠工。

【自古少年多彦俊,中华儿女看讴歌。】
回应首联,扣题。
诗不怕起的平,就怕结的弱,律诗不同词曲,讲究的就是情真,味厚。尾联从章法上来讲没有问题,然内容过于常套,少了那么一点诗味儿。
笼统来说,这首唱和作品如果按打分来算,也算是及格。通篇声威气势皆有,铺垫尚好;最爱颔联,收束自如,却属难得一笔;然转合处没有处理好,神气不贯,尾句乏力了,当有提升之地,这一点以后要多揣摹。

简单说下唱和。
唱和,也叫唱酬,古代的文人用诗歌相互酬唱、赠答,称为唱和,作为诗人彼此以诗词赠答的代词,又可细分为依韵、用韵、次韵。
有人觉得唱酬是应酬诗,缺少真正的情感在内,艺术水平不高,不值得提倡,其实也不尽言。试想,人生在世怎么可能少得了互相往来应酬?唱和,不仅是对古诗赋予新的概念和意义,也是追忆往昔的一种美好途径,从文化推广角度来看是很好的一种学习和借鉴的交流方式,另外唱和的题材相同,体裁相同,所抒发的思想情感相近,但会各有侧重,这也是对诗词创作学习的一种探讨的模式。

约定成熟的情况下,唱和应酬作品很难出精品,主要原因一是唱和作品一般来说不好把握,另外格律对唱和者来说似乎是一种枷锁,要想熟练运用自如,就需要掌握一定的古文功底。写小会限于琐屑,阔大则流于张狂,若一味亦步亦趋,会步入死板,也是难出亮点。二是有些诗友一味的在对仗和用韵方面下功夫,并不注重对作品本身内涵度的开拓,死抠原韵,生搬硬套拣到蓝子就是菜,如此人为的取消个性,否定了对自我的超越,束缚自己的灵动性,这样写出来的唱和作品很自然就会脱离有限的拓展空间,从唱和作品的本身来说是弊大于利。

诗词之道,性灵,神韵而已,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规律。也就是说唱和的模式主要文体要灵活运用,一味照搬是唱和作品的大忌;锤字炼句必不可少,那种纯粹为了唱和而唱和,除了字数对得上,要押韵没押韵,要格律没格律,要语法没有语法,七拼八凑的毫无亮点,我个人是不加以提倡的。

原文链接:http://www.52shici.com/works.php?mem_id=81432&works_id=1690522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