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湄軒置爼 - *板对*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板对*》

湄軒置爼  2019-09-12 11:09
转载



板对,顾名思义,说是对偶呆板。诗中作对,不能不工,也不能过于工切,对的太工,则很板滞。宋·葛立方在《韵语阳秋》云:“近世论诗者,皆谓偶对不切则失之粗,太切则失之俗。”过分追求形式整齐,词句对偶,就往往使诗词文章单调板滞,并影响内容的表达。例如《滕王阁序》“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一个意思说了两句。由此可见,板对也是一病。

初学作诗之人,为了求得对偶工整,要花费很多时间来磨练自己的工夫。“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这只是初级阶段,稍有进境,便会有所谓“偶对不切则失之粗,太切则失之俗。”的认识。“偶对不切则失之粗”对仗不切自为病,这不难理解。至于“太切则失之俗”又如何来理解呢?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有一段“香菱学诗”或对我们有所启示。

 

    香菱笑道:“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林黛玉批评陆游这一诗联,并不是批评陆游对仗不工,而是对仗呆板,琐屑纤巧,流于小家路数。由此可见,“偶对太切则失之俗”之说,并不是要诗人放弃对仗的工整,而是向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艺术要求。即刘勰在《文心雕龙·丽辞》中所要求的“丽句与深采并流,偶意共逸韵俱发。”艺术高度。

        对仗是中华文化特有的修辞方法,其匀称美、映衬美、音韵美,往往把人带入一个奇妙的境界。明代诗论家谢榛《四溟诗话》指出:“律诗重在对偶”。没有对仗,就不能构成律诗。对仗的水平也体现着诗人的文字修养和思想境界。因此律诗避免对偶板滞、逸韵俱发就显得尤为重要。避免对偶板滞首先就得避免强凑成对。譬如杜甫《秦州杂诗二十首·其一》:

 

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

迟回度陇怯,浩荡及关愁。 

水落鱼龙夜,山空鸟鼠秋。

西征问烽火,心折此淹留。

 

 本诗主要是阐明入秦州之由。《读杜心解》云:“起联字字清彻。‘生事’而曰:‘满目悲’,为世知己可知……三、四,萦前透后,开摆非常。不独来路艰难,而‘问路’之神已摄。五、六,乃贴秦州。……(结句)着一‘问’字,觉一路惊惶,姑就此栖托矣。”由此可知,诗人所悲的不仅是自身的穷愁潦倒、进退失据,更是其一贯心系苍生,胸怀国事的表现,是对战火之中民不聊生的悲悯、悲愤与悲慨。不过,本诗颈联“水落鱼龙夜,山空鸟鼠秋”中“鱼龙川,鸟鼠谷,皆秦地。”此为死对,显得非常呆板。难怪宋·葛立方在《韵语阳秋》对此评价道:“对偶太切矣,又何俗乎?”

 看来,律诗对仗,若一味讲究“规规然在于媲青对白者,相去万里矣。”(宋·葛立方《韵语阳秋》)。对仗过于求工,容易产生两种弊病:一是导致语意合掌、语言板滞,因为相对应的字词如果属于同一门类,那么上下句的意象往往比较接近,无法通过对比形成张力、达到流走灵动的效果;二是流为纤巧浅俗的风格,从而落入“小乘”,背离高雅大气、自然浑成的审美要求。所以宋代诗论家吴可在《藏海诗话》中说:“凡诗切对求工,必气弱。宁对不工,不可使气弱。” 明·胡应麟《诗薮》说:“对不属则偏枯,太属则板弱。二联之中,必使极精切而极浑成,极工密而极古雅,极整严而极流动,乃为上则。然二者理虽相成,体实相反,故古今文士难之。” 清·薛雪在《一瓢诗话》中也说:“对仗切不可齐整。……齐整对仗,定少气魄。”都是表达了同一观点:对仗不可太工、太切。

 是的,对仗太工、太切,虽不犯“合掌”之病,但也限制了表达空间,不一定是好事。譬如罗隐《桃花》:

 

衣襟漠漠香梅遮柳不胜芳

枝艳拂文君酒,半里红欹宋玉墙。

尽日无人疑怅望,有时经雨乍凄凉。

旧山山下还如此,回首东风一断肠。

 

        本诗首联写出了春天桃花灼灼其华、袅袅其香的特点。并通过桃花和梅柳对比,映衬出桃花的芳姿更加的卓越。颔联用典,通过“文君卖酒”“宋玉窥墙”之用事,写出了桃花的惊艳,外表如绝世美女一般。颈联写桃花尽日无人欣赏,春雨之后芳华即逝的凄凉。尾联直抒胸臆,表达了诗人的悲伤之情。全诗借桃花自喻,托物言志,意在抒发自己空有才华,而自己屡试不第,无人赏识、怀才不遇的感伤情怀。《东岩草堂评订唐诗鼓吹》宋东岩曰:“五六是罗公自寓感慨,读去殊觉意味寥落,与孟襄阳‘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同一气象。”不过,《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对此诗中的颔联略有疑惑:“三妙于‘艳拂’字,四妙于‘半里’字。必欲执以相问,实亦不解何理。但读之不知何故,觉其恰是桃花,此绝不可晓也。” 清·贺裳《载酒园诗话》也引用此诗颔联说,“晚唐对仗工而反俗者甚多。”虽然贺裳先生没有说明原因,但我们不难发现,此联皆以“美人”喻“桃花”,缺少变化;形成堆砌,少了一种流动的神韵,不免为病。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王力先生在《诗词格律十讲》的两段论述:“凡五字句有四个字对得工整,也就算得工对。例如‘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虽然‘阔’是形容词,‘流’是动词,也算工对。又如‘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虽然‘时’与‘别’不属于同一个小类,其余四字已经非常工整,也就不必再计较了。七字句有四、五个字对得工整,也就算得工对。例如‘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边’是名词,‘尽’是动词,似乎不对,但是‘无’对‘不’被认为工整,而‘无’字后面必须跟名词,‘不’字后面必须跟动词或形容词,只能做到这样了。”由此可以得知,为了避免板对,律诗对仗不一定非要字字对的工整,为了更高的艺术追求,放宽一二字相对,也是可以的。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