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湄軒置爼 - 咏物诗之“四忌”、“三宜”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咏物诗之“四忌”、“三宜”》

湄軒置爼  2019-09-11 12:19
转载


吕金华

 

什么是咏物诗,《中国写作学大辞典》的解释是:“借所咏之物而言志抒情的诗歌。”这就是说,咏物诗起码包涵两层意思,一是要有对物的表象及特征的描写,二是要借助这种描写而言志抒情。从这里出发,笔者以为,写作咏物诗,要把握好四忌三宜:

一、四忌:忌犯题,忌脱靶,忌空椟,忌低俗

1、忌犯题

明沈义父《乐府指迷》中说:“咏物诗,最忌说出题字。”相传清末名士文映江有一首《咏针》诗,有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这样的:

百炼千锤一根针,
一颠一倒布上行,
眼晴长在屁股上,
只认衣冠不认人。

第二个版本是这样的:

头尖身细白如银,

上秤不足半毫分,

眼睛长在屁股上,

只认衣冠不认人。

第一个版本中,开头一句就出现了一个“针”字,这就是犯题了;第二个版本虽然通篇说的是针,却没有出现一个“针”字,而且表面句句写针,实际句句写人,揭示了针的本质,嘲讽了投机钻营的势利小人。相比较而言,第二个版本就更含蓄、更有味一些。

2、忌脱靶

写咏物诗,每一句都必须围绕所选之物着笔,有的初学者却往往本来写此物,却着笔彼物,甚至别的毫不相干的东西,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脱靶现象吧。某刊发表了一首《咏鞋刷》:

敝屐一双难见人,

去除污秽又如新。

此身安得变云帚,

也为世间扫俗尘。

这首诗,本来是咏鞋刷,一二句却分明是在写鞋,这就是脱靶了。

3、忌空椟

“买椟还珠”的故事告诉我们,只有一只漂亮的盒子,盒子中没有珍珠,价值是不大的。咏物诗也一样,那些只有表面描写,而没有言志抒情的咏物诗,是难以称为好诗的。比如有个笑话说,古代有四个秀才见了寺庙里一口大钟,联句成诗:

寺里一口钟,

本质原是铜,

覆转像只碗,

敲来嗡嗡嗡。

这首咏钟诗,且不说它犯题,而且只有拙劣的表面描写而没有深刻内涵,便是一只空椟。

宋人朱贞白有首《咏月》:

当塗当塗见,

芜湖芜湖见。
八月十五夜,

一似没柄扇。

这首咏月诗,没有什么内在的思想,也只不过一只空椟而已。

有些物谜,也以诗的形式出现,如笔者曾编过一条物谜,谜面是这样的:

一物三个口,

像个大漏斗。

上面一口进,

下面两口漏。

把人装进去,

套着两腿走。

这条物谜的谜底是“裤子”,形式像诗,但如果当诗看,便是一只空椟。当然好的咏物诗其实也可以作为谜语来猜射,如上面提到的《咏针》诗的第二个版本,去掉标题就是一条很好的物谜。反过来,好的物谜也可以是一首好的咏物诗。

4、忌低俗

写咏物诗在选材和描写时,还要考虑审美问题,不能把那些令人生厌的所谓物作为吟咏对象,更不能写出低俗的句子。相传明代翰林,南海黎涌人伦文叙,曾以老年人晚上解便的夜壶为题,写过一首诗:

土形火焗生吾身,

父母贪财嫁老人。

年迈应该无风月,

谁料一晚三几勺。

先说一点,“勺”在粤语中当“次”讲。这首诗,一是所取之材不高雅,二是描写低俗,所以不足赞赏,更不要去效仿。

有本诗歌刊物发了一首现代咏物诗《内裤》:

知羞知耻,

深藏不露。

内部问题,

不宜宣布。

这首诗的取材也值得商榷,反正笔者的感觉是不甚好的。

二、三宜:宜盛珠,宜相应,宜新颖

1、宜盛珠

咏物的目的是言志抒情,咏物诗在咏物的同时只有言了志或抒了情,才能算是一首真正的咏物诗。这就好比写了物的特征性质,是做了一只盒子,言了志抒了情才是装进了一颗珍珠。美丽的盒子只有装进了珍贵的珠子,才真正具有价值。如郑板桥有首《竹》: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首《竹》,表面写竹的形象,其实在赞美竹坚定顽强的精神时,隐寓了作者自己风骨的强劲,及决不向邪恶妥协的坚定立场和无论受到任何打击都决不动摇的坚强品格。这首诗,就因为在竹的表象描写下,有所隐寓,避免了“空椟”,盛进了“丽珠”,所以成了流传数百年的一首著名咏物诗。

2、宜相应

所谓相应,就是你选的物和你所言的志要相应,这样的咏物诗写出来才自然协调,如果所选之物与所言之志不相应,就会很别扭。让我们先看看宋人李纲的《病牛》诗吧:

耕犁千亩实千箱,

力尽筋疲谁复伤?

但得众生皆得饱,

不辞羸病卧残阳。

李纲是跨越两宋的抗战派领袖。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金人入侵,他任兵部侍郎,是最得力的主战派,结果为投降派所排斥,遭贬谪。南宋初,李纲被高宗赵构起用为相,修内治,整边防,力图收复中原失地,又为投降派所不容,很快罢相后居鄂州(今湖北武昌)。《病牛》这首诗便是他于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年)在鄂州所作。作者屡次被谪,疲惫不堪,却耿耿不忘抗金报国,想着社稷,念着众生,这与其笔下身体病弱、力耕负重、力尽筋疲、无人怜惜而不辞羸病、志在众生的老牛是何等相似!作者正是怀着强烈的爱国热忱来吟咏病牛,托物言志的。因而,此诗中的病牛,也即作者自身的形象活了,动了,能在读者心中引起共鸣,产生美感。试想,如果李纲选取萎花、病鸟等为题材来抒发他的那种感情,就可能很别扭,写出来不但达不了意,反而会落下笑柄。

在一张诗报上有一首《夜壶赞》:

我想变成一把夜壶,

藏在人们的床下面。

虽然特别脏臭难闻,

样子也很丑陋不堪,

却能给夜尿者方便。

虽对人类无大贡献,

但却好过无数懒官!

作者的本意是在斥责不劳而获的行为,并着重赞扬与人方便的精神,这当然是无可非议的。但作者赞扬这种良好的风尚时,却选用了“夜壶”这个既肮脏又丑陋的形象,因而在选择、创造形象和抒发感情二者之间造成了巨大的裂痕。这就是所选之物与所言之志不相应吧。

3、宜新颖

写咏物诗很容易落入别人的套子,如别人写牛你也写牛,你就容易写来跟别人的差不多,没有自己新的东西。在我国,太阳象征光明、松柏象征坚韧不拔、荷花象征清白纯洁、梅花象征刚强不屈等,这些经过长时期积淀形成的植根极深的公共象征,在人类经验中有普遍意义,又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史的来源,已经成了“原型象征”的物,就更难写出新意。所以写咏物诗在选材、手法、寓意上最好能突破别人,新颖一点。元代早期散曲作家王和卿有一首小令《〔仙吕〕醉中天•咏大蝴蝶》:

弹破庄周梦,

两翅驾东风。

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

难道风流种,

谑杀寻芳的蜜蜂。

轻轻的飞动,

把卖花人扇过桥东。

这首咏物诗是成就王和卿在元曲作者中很高地位的扛鼎之作。一是好在选材新颖,据元人陶宗仪《辍耕录》记载,元世祖中统初,燕市(今北京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和卿即赋《醉中天》小令,由此名声更显。二是写法夸张而新颖,能把庄周的梦弹破,能把卖花人扇过桥东,这种新颖的大胆夸张,读来趣味盎然。三是这首诗还以深邃而多重的寓意令人越嚼越有味道。有人说是王和卿写来讥刺他的好友关汉卿的,或者讽刺那些贪色的们的劣迹恶行的。我认为可以从另两个方面去理解:一是揭示了他主张无拘无束,遨游天地之间,天人相合,物人互化的思想境界和人生追求;二是抒发他渴望成为伟大人物,渴望成就大业的理想和抱负。

 

笔者以为,只要注意了以上四忌三宜,并通过不断练习,便可以写出有特色、立意高的咏物诗来。

 

(《新闻写作》2008年2期)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