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卧龙老乐 - 略谈写诗的选体和谋篇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略谈写诗的选体和谋篇》

卧龙老乐  2019-08-13 18:48
作者:欧阳鹤 转自《中华诗词》第6期
我们倡导精品战略多年,一些诗友在一起也经常议论这个话题,其实,出精品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然而,越是复杂的问题就越要解决好基础问题,比如诗的选体(体裁)与谋篇。下面,我就这个问题谈点自己的认识。
一、绝句。写诗大都有一个“升华”的过程,即由景、物、事、象等客观存在的写诗对象,转化、提高到情、志、理、趣等在人的主观意识上的反映。如果只有前者,没有后者,是很难写出佳作的。升华过程与谋篇中的“起承转合”流程颇为相似。绝句短小,但正好是四句,完全可以按谋篇的流程写出一首节奏明快、思维敏捷的精彩升华诗。尤其是哲理诗。后人都说宋诗不如唐诗,但也不得不承认有些宋人的哲理诗写得比唐人还好,如苏轼的《题西林壁》、朱熹的《观书有感》等。我的《观虎跳峡悟写绝句之道》:“一水徐流万象融,渐行渐急渐成龙。横江陡遇飞来石,破浪腾空上九重。”也得到读者认可。
二、律诗。律诗八句四联,中间两联要求对仗,很明显,这种句子排列方式很难与起承转合流程相匹配,易出现诗句的容量和该段要达到的功能不匹配,诗句位置排列不当等问题。我觉得律诗还是分三段为好,这样,前有起势,后有余音,中间两联为诗之中心,可以海纳百川。八言律诗为诗之正格。要求中二联对仗,其用意可能也在于此。诗是语言艺术,汉语乃世界上最精美语言之一,具有语法的可变性、修辞的多样化、比兴兼用、雅俗并陈等诸多优点。在律诗里可以大展才华,豪吟低唱,言志抒怀,达到诗之极致。杜甫的名对句“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即来自《秋兴八首》之最后一首。其实,古人也有律诗分三段的说法,即:凤头、猪肚、豹尾之说。与我的看法相同。
三、排律。大千世界事物庞杂,变化无穷,都是诗材。有些重要人物、重大事件需要描述,有些作者饱含各种感情需要宣泄,只有八句的律诗是难以表达出来的,因此又有了排律这种形式。排律就是增加律诗的长度。唐人写的排律大都是几十个韵的,白居易的《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达到了二百句。排律解决了律诗的容量不足问题,但其格律仍按律诗严格要求:无论多长,均须押一平韵到底;除首尾两联外,都要对仗,等等。这就大大增加了写诗难度。而且,尽管诗人苦心孤诣、精雕细琢地写出了精美的诗篇,却仍免不了读者产生重复感。
四、古体诗。古体诗比格律诗要早得多,由于无严格的格律约束,写诗的自由度大,作品中不乏长篇。格律诗出现后,古体诗也与时俱进,对其扬长避短地予以吸收,如引进声律、句子讲究平仄、大大增加了诗的乐感等等,形成了“新古体诗”。特别是白居易写出了《长恨歌》和《琵琶行》,情长语婉,声韵悠扬,大受诗界和读者的欢迎,成为写长诗的典范,并被尊之为“歌行体”。可喜的是这种诗体也被当代诗人所重,中华诗词学会举办过多次全国诗赛,其中很多重要题材就是用歌行体写出获得大奖的。
无论用什么体裁写长诗,在谋篇布局上应遵守几个原则:一是在情节上要突出重点,有取有舍,切忌繁琐拖沓;二是文笔要有波澜起伏,以赋为主,比兴兼用,切忌平铺直叙;三是开篇要震响,总揽全诗,结尾要收好,余音在耳。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