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六月居士 - 七律《听雨》 老农2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七律《听雨》 老农2》

六月居士  2019-08-02 16:54

七律 听 雨

作者:老农2

乍暖还寒沥雨天,经冬花木润初妍。横空蕉叶敲春乐,邻径鱼池奏古弦。

风伴落红骑水去,心聆滴曲隔窗传。痴情倾诉何时住,夜半犹闻怎独眠。

 

原文链接:http://www.52shici.com/works.php?mem_id=103357&works_id=1680990

题为听雨,当然就容易让人联想到蒋竹山的《虞美人》。蒋竹山是以“听雨”为媒介,将少年、壮年、老年三个不同时间和空间相融合,并受黍离之悲的影响,结合人生所感,于雨声中体现出来。而作者的这首听雨,虽中二联灵性十足,一敲一奏一骑,自得妙趣。然自“心聆滴曲”笔锋一转,情景之间的勾勒不协调,读之难有共鸣。诗词首先离不开词顺、句顺、意顺,使得情景交融,深动自然。于雨中听雨观心,心之所向,情之所感,否则会给人强作诗词之嫌。

 

人生的某些时刻,于人于事,或迷茫或了悟。很多时候,繁华过后,剩得几丝苍凉、寂寞,总参半着几分沧桑,几分成熟,几分睿智和一分淡泊。经历无数个深夜,或追悔或沉思,枉然或亦是枉然,但也正因如此,慢慢也会试着卸下一些包袱,迎接重生后的明天。人生世俗难免流俗,经历过的人与事终也只是经历,尝过的味道或许付出过一些代价,然也正因为这些代价才让人刻骨铭心。夜来听雨,乍暖还寒,季节变幻。花木经冬本枯老,雨来万物润娇妍,一片春的气息。自当是一幅“春融鱼在藻,花发水添香。”原本应是“清欢且尽三春乐,闲饮能消五载愁。”然在这滴滴沥沥之间,奈何落红随雨去,不见逐风还。春雨痴情如诉,撩拨起自己的心绪而夜半难眠,自无可厚非,或如今或过往。然究竟要表达什么样的情感,或人或事或物?恐难以猜得。

 

具体再来说说作者此律中的字句:

 

1、“沥雨天”,是‘沥雨/天’还是‘沥/雨天’,不管如何断句,个人觉得均有不妥之处。沥:液体滴落之象。意思无外乎下雨天或落雨天,恐作者感于直白用了沥字。沥雨一词在我的所学范畴内不曾见过这词,当然我们也可以生造,但生造是否生动、形象等就值得商榷了。如若不然,我们或可弃而不用。借刘清夫《玉楼春》一词有句参考:“柳梢绿小眉如印。乍暖还寒犹未定。”

 

2、“润初妍”此句中的‘初’字于此句来说尚可,于全篇而论,可酌!句中为经过冬天的花木原本是萎靡不振的,然受春雨的滋润慢慢开始复苏。那么这一句与全诗可有勾连?给人觉得时间与空间的混乱,使得它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一句是上一句的引申还是下一联的铺垫,如若不然,就成了独立的个体,所以一‘初’字走了歧义。

 

3、“邻径”、“滴曲”两词,先不说生造,且造得也不美,比如说‘邻径’,理解为旁边的小路上,那旁边的小路上有一个鱼池吗?另从对仗方面上来讲也不严谨!原本可以用很多词来代替,为何作者会用这两词呢,恐有我不到处,也许作者有自己的考虑和解释。

 

4、尾联“痴情倾诉何时住,夜半犹闻怎独眠。”究竟作者要表达什么?我反复品味也没得个结果。正如上面所言,难以形成情感上的统一,为何在夜半听到下雨就不能独眠呢?它诉了什么样痴情?前文未表;这痴情与作者有何关系?后者不详。

 

评诗解词原本主观。酸咸殊嗜,泾渭异流。浮浅者喜夸毗,豪迈者喜遒警,闲静之人尚幽眇。况各喜好不同,遣词造句习惯不同,经历和感悟皆有不同。如评者有未到处,愿作者宽宥则个。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