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冰雪人 - 漫说丹心不似初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漫说丹心不似初》

冰雪人  2019-07-11 18:15
漫说丹心不似初
      ――赏读《七律·己亥夏日有怀》
诗作者:淞雲   诗话:文澜

盛世应知百不如,
移家乡野故人疏。
人前厌作逢迎语,
榻上常翻无用书。
忍把伤怀随水掷,
安教强骨向根除。
唏嘘卌载如斯去,
漫说丹心不似初。


淞雲回味悠长的一结,自然引人联想起了诗圣的千古浩叹“古来材大难为用”。当年杜甫观古柏,察其心苦,却不免为蝼蚁所伤;柏叶余香,乃为鸾凤所喜,而其怀才不遇之境却难比古柏。明代俞大猷在《咏牡丹》中也写道:“丹心独抱更谁知”,牡丹,国色天香,被众人所歌咏,而其一颗“丹心”真正又有几人能懂呢?因淞雲酷爱牡丹,所以借此一说来慰其心也。

回到现实,当我们的人生走到了“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阶段,就会越难,越不动声色,越保持沉默了,前面仿佛是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看不见路,也找不到脚迹。

四十年的光阴如逝水般远去,也带走了诗人最初的痴心:是那千年前采荇菜的窈窕淑女?依旧苍苍的蒹葭?还是那循着时令开落的桃花?一切皆在淞雲的转身回望间悠悠荡去了。

盛世应知百不如,移家乡野故人疏。人生是由许多片段组成,时间永远都是进行时,错过的已成遗憾,留下的,像极了梦。命运待人有时也会过于刻薄,诸多悲喜,非要历经,才肯收敛。自古到今,历来如此。如鲍照“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的不得志;杜荀鹤“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的无奈;陆游“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的满腔不满;陶渊明“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的壮志难酬。

在这熙攘来往的红尘,看似繁盛又无依的万物,实则各有所求,各有所寄。昔日的友人,也在日升月落的轮回中,渐渐相忘于乡野的风景里了。象丰子恺与李叔同那样可以穿越生死,一辈子护生,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的约定,世间能有几人呢?当我们身处此境,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处世呢?诗人淞雲会如何为我们作解呢?

人前厌作逢迎语,榻上常翻无用书。让我想到了曾国藩的名言“本色做人”,本色,即人的本来面貌,质朴而不加矫饰,坦荡自然,实在平和。本色做人,自是不为名利而勾心斗角、刻意取悦他人,不遮遮掩掩以假示人,更不会哗众取宠来满足虚荣之心,贵在“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的境界。

当我们身处在一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环境中时,那些传统的国学书籍往往会被视为“无用书”,此句亦是淞雲的正语反说,当今某些人的完全物质化的读书,会让其走入误区,完全步入单一的目的性的轨道。读书首先应从兴趣出发,多读无用书,这样书里即使没有颜如玉、黄金屋,却会有一个更好的你在里面。读书更应是一种优雅的生活方式。有幸让诗人淞雲所慰籍的是,杨绛曾有言:“读书不是为了拿文凭或者发财,而是成为一个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的人”。

忍把伤怀随水掷,安教强骨向根除。人间风物,最美的当是屈子的杜若,陶潜的菊,王维的诗,苏轼的词。因为其有风骨,故而有情,清洁得未遭世人妒 忌。当诗人将与世的那怀不入随水而掷时,思想纯净了,心也就清净了;留一根强骨立于尘世间,不仅仅是强健的身骨,更有其做人的骨气。

淞雲此诗用语浅显,却寓意明畅。无需多加阐释,而其意自现。诗人取譬贴切自妙,对仗工稳亦巧,似脱口而出,足见其作诗之功力也。

用眼看世界,难免一叶障目;用心观世界,万物则尽收于眼底。当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爱好里,全身心投入,就会摆脱生活的琐碎,浑身散发着光芒,这光也会感染周围的人,此如同古人所讲的“由艺进道”,有益的兴趣爱好可以滋养生命,使一个人精神富足。淞雲正是用其所擅长的国学知识光芒感染着我们每一个人,似明月溪水、碗茗炉烟,长情相伴。

唏嘘卌载如斯去,漫说丹心不似初。其实是诗人的一句自谦之言罢了。物转星移,变了的是周边的人情和沿途的风景,不变的依然是淞雲那颗热爱传统文化的心。一个人,自是有其风骨的,恰如每首诗,会留下其心路痕迹。诗人或清澈质朴,或高才雅量,或浩然清心,只想看陌上花开一季,碧水长天一色。时光虽荏苒,丹心仍依旧。

最近,我读到一首很有滋味的小诗,其曰:山野有井,虽无人汲引,但井水甜美的味道和清纯的品性始终保持着,其心里浸着寒空中冰轮般的明月,若是能处在要道之上,自会向络绎不绝的行人奉献自己永不枯竭的甘泉。这汪清泉不正酷似淞雲那颗传承国学的心吗?就让我以此诗作结,与爱好国学的朋友们共勉:“纵无汲引味清澄,冷浸寒空月一轮。凿处若教当要路,为君常济往来人”。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