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东方月初 - 文字的效能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文字的效能》

东方月初  2019-07-11 14:42
诗歌是人创造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人相对于诗歌,就是造物主与其创造物的关系,正是这种上下不对等的关系,让人傲慢地忽视了对诗歌本质的了解。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但上帝也不了解他们以至于让他们偷食禁果。我们对诗歌本质的探究,正如上帝了解人性一样。
      诗歌在直观上的审视,是一个个文字的组合。文字是人创造的符号,其背后代表的是人赋予的意义。综合来讲,诗歌就是一小段一小段有意义的个体的组合。这个道理大家都心知肚明,以至于被忽视,大家平时写诗的时候也不会这么想。如果我们继续往下挖掘,就会引出一个问题,诗歌的差异在哪里?这个问题也很好回答,就是文字上的差异和文字组合的差异。正是这两种差异,导致了诗歌的无限可能性,才有了诗歌的繁荣发展。但是仔细想想,这个答案有些问题,人类创作的其他文本也是一个个文字的组合啊,也有文字和组合上的差异啊,诗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有,诗歌比较短,中国的古典诗词还有固定字数的限制。
     为什么诗词会限制字数,甚至有严格的格式呢?这个问题,有人会用闻一多先生的"三美"来回答。但如果我们回到诗词的本质,就不难发现,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可以引入物理学上的一个概念——功来对此进行解释。我们写诗相当于做功,成篇就是总功了。在物理学上,功的单位是焦耳,也是能量的单位。我们把整首诗看成一团能量,平均到每个字上的能量就叫平均结合能。我们如果将同样能量的诗和散文放在一起比较,就会发现诗的平均结合能要比散文的高。所以诗词限制字数的意义就呼之欲出了,那就是提高平均结合能。
     我们既然认识到了这一点,那么诗歌创作的本质也昭然若揭——提高诗词质量的根本途径即是提高平均结合能。然而在实际的诗词中,能量分布不是平均的,每个文字的能量不一样,所以不能用平均结合能来取代其实际能量,因此我们引入文字的效能来代表其实际能量。让我们重新回到诗歌的本质,诗歌,由一个个文字拼接的组合,文字的效能在组合的过程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
     那么文字的效能与什么有关呢?当然是你所使用的字和字的排列组合有关了。就如"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绿"的效能要比"过"、"到"等字要高(过、到等字只是表达了春风到了江南岸的意思,绿字不仅隐含了春风到达江南岸,还有春风对江南岸的影响,在意思的表达上要比到、过丰富)。如何提高文字的效能呢?就如上述的例子,如果一个字在全诗的环境中能表达的意思比另外一些字要丰富,那么这个字的效能就比其他一些字的效能要高,使用这个字就能提高全诗的效能。所以写诗的人,应该有目的地去寻找这类字。在写完全篇之后,要检查哪些字是可以用另外的字来代替的,代替后会不会提高文字的效能,如果能提高就用,不能提高就不用。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