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huge - 写诗:幼稚和求真五(求真)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写诗:幼稚和求真五(求真)》

huge  2019-06-11 19:58


五、真理与写诗之毛泽东智慧

要求真就避不开谈真理。真理是求真的最终意义,是指事物的本质及其规律,只有透过现象才能看到。为什么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因为他老人家有这个智慧,每句话都能透过现象而直抵事物的本质和规律。

不过,盲目吹捧和否认“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都是两个极端,都是不对的。盲目吹捧是出于主观印象的表现,既曾经是时代的产物,事实证 明也非科学态度,而是盗用透过现象看本质名义的。怀疑和否认也同样越来越证 明是主观对哲学理论运用错误的结果,是对毛泽东智慧做为历史事实和特殊现象本来地位的抹杀。

在反反复复艰苦卓绝的中国革命斗争中,毛泽东是历史证 明出来的唯一能够经受住检验而把中国人民带出黑暗的人,不得不说他握有当时人类最高一层的智慧,即绝对智慧,而其他人则仅仅握有相对智慧。

相对智慧与绝对智慧是不同性质的智慧,仍然是从量变到质变的结果,因而毛泽东在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上,即,洞察事物本质及其变化规律的能力,以及对事物如何发展的准确判断能力和关键预见能力,都远远让所有人遥不可及。

真理是智慧,也是靠智慧才可能有的发现。毛泽东智慧既是现实的智慧,也是神奇的智慧,能把这二者结合起来恐怕就是这一绝对智慧的秘密。

毛泽东智慧现实意义在于,这种智慧始从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是实践的产物,是实事求是的智慧。其神奇价值在于,在同样的实践面前,别人的实践依然还是实践,毛泽东的实践则意味永远的胜利。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别人再怎么和他运用的方法论一样,也无法跨越智慧上质的差异而与他站在同样的洞察力、判断力和预见力上来,因而事实上别人也就无法对他的决策性智慧和日常思维活动做出怀疑和否定,除了跟着走,便只有不成功和适得其反两种选择。前前后后的事实证 明,这也包括因理解不到位或理解极端化而跟不好。

这方面既有中国革命成功的经验,也有和平时期新中国在一穷二白基础上,进行经济、文化、政治等各方面建设中所突出来的不成功的教训。也是同样的教训在改革开放以后以变了个样子的方式依然存在,成了人们追求共同富裕的阻碍,基本可以说,除了吃得饱、吃不饱这一区别,其后果甚至更加严重和普遍。

认识这些,本身就是对真理的探寻和发现,就是智慧,但这样的智慧及其发现仍然不是什么人都有,也因此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才出现了这样那样本来毫不必要的不正确说法,特别是怀疑、否定和避讳。

不管怎样,写诗要的就是毛泽东智慧,因为只有毛泽东智慧才最能透过现象看本质,才最适宜中国人的历史和文化观念。

写诗要避免像不懂得思考而人云亦云似的“睁眼瞎”,要避免背了很多书却依然如同无知一样“两层皮”似的既不他知也不自知,要发现自己和周围世界最深刻最有内涵的价值和这样的美,要领略事物最真最深处和最符合自然和人类发展规律的本来的美,就只有学习毛泽东这样的智慧最给力。

毛泽东智慧很多都是关于思维、认识、方法、策略的价值观理论和这样的方法论,不但基于历史,也最全面最深刻地懂得现代各个阶层的中国人和中国国情,并像明灯一样指明了中国文化的必然未来,不仅高瞻远瞩且深入浅出,这本身就闪耀着人性美的光辉,况且他本人就是大诗人,是公认的比唐宋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又一座无可撼动的高峰,有着与他的智慧一脉相承的联 系,不能否认这对今人写诗最具有同呼吸共命运的水土相融关系。

毛泽东智慧的这些特点和性质,对理解和指导艺术创作具有独一无二的用处,也让学习毛泽东智慧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创作的根基、基础、权利、方向,以及怎么才是好的作品和为谁服务的问题,这首先就意味解决了创作“睁眼瞎”的问题,这个问题一解决,其它什么问题就都好解决了。

六、真理与写诗之辩证

毛泽东智慧是一笔空前绝后的财富。当然,不要错误的以为毛泽东智慧就是单纯的方法论,有这个成分,却不绝对是。方法论永远是老人家说的“唯物论的认识论”,即唯物主义世界观和唯物主义辩证法。毛泽东智慧是方向、是启迪、是指引,而不是任谁的主观就能拿来用的“大棒子”,要汲取文革的教训。

真理是用来追求、发现、遵循和与实践对照的,是随着事物的各种变化而因地制宜的,这是真理相较于方法论最独特的特点。真理是活的而不是死的,具有可不断挖掘内涵的抽象性质,因而真理是一把活的尺子,而无法以固化的脑筋当做死的一成不变的标准。真理的这个特点决定,不是谁都有本领看得到真理因地制宜地适用性,也就不允许谁都按自己的理解,假以真理的名义而挥舞大棒子,不然就会导致运用真理的极端化,实际是对真理的背离,似乎谁都握有真理,其实是不免以自己主观谬误当真理的各说各话,严重时性质也会与文革无二。

真理是实践的试金石,总关乎着实践的最终成败,既具有指导实践和接受实践检验的双重性质,也非一时一地短时间的实践成败就可检验真理。一时一地的成败出于诸多偶然因素而无法被人类掌控,既不能看做真理,也不能检验真理,而只能当做实践探索过程中的一部分,而继续为真理做出贡献,也为真理指导实践提 供正反两方面的实践依据。

真理与谬误虽仅隔着一层纸,却是具体情况下有无绝对智慧的区别。透过现象看本质地说,真理可以因地制宜地指导任何人的实践,却不意味谁的实践或什么样的实践都可以检验真理。指导实践和检验真理都需要足够的智慧来参与。

智慧虽不一定代表真理,但真理一定意味智慧,且越接近绝对智慧就越接近真理,故智慧就是对真理的认知和认知程度,既来自于实践,来自于对真理的运用,也来自于对实践和运用真理的总结。智慧不同,其总结的结论就不同。这又说明,就实事求是讲,不是谁的智慧都可以言“是”,因为“是”就是真理,就是规律,代表事物及其发展变化的本来面目。

毛泽东智慧就是这样经过长时间反复检验出来的,而且很多情况下只有他自己才能因地制宜、灵活机动而屡试不爽。这种情况下,不得不承认毛泽东的智慧与一般的人具有质的差异。正是这种质的差异,让毛泽东智慧对中国人有了不可多得也失之有憾的绝对意义。

这在个广泛忘了毛泽东智慧的今天,能够继续发现毛泽东智慧现实意义,这本身就需要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本领,而且是不折不扣的一大挑战,越是这样的挑战,就越能检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本领,这就是追求真理的妙诀。

说白一点,任何艺术创作都离不开智慧,也就意味是真理和真理运用的结果。例如,正常情况下,一个人想创作首先就得有灵感,灵感不给力,创作思维就开动不起来,即便开动起来也很难避免盲动。

换言之,真理无处不在,凡事皆有真理,故真理只有各种各样的规律的不同,以及表现所在的具体层面的大小之别,真理本身并不能说哪个大哪个小。这意味真理不是玄而又玄的东西,而在于人有无足够的智慧去发现。

也就是说,真理无法按人的主观臆断想哪个地方有就有,想哪个地方无就无,不能把对真理的探寻局限于某一主观范围,而要服从客观需要去尽量发挥出最大的智慧,因为任何地方、任何事情,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去揭开真理,直到由浅入深,去伪存真地发现其中的本质及其规律。

就灵感讲,它给不给力,其实不是由作者能够决定的,而是由作者长时期拥有客观积淀的多少,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情感意识如何,这两个方面所直接推动和决定的。这意味灵感也是泉满自流的结果。

比如,灵感的闸门从什么地方开启,触角能深入到什么地方和什么程度,能够释放出什么意识并形成什么样的寄寓,最终会倾向什么样的创作情怀和对准什么样的受众,这些都不是作者稀里糊涂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不然就是盲动的,就逃不出闭门造车,就不可能形成全面掌控创作意图、目的、过程、方法等一系列艺术的能力。

打个比方,灵感如来自于沃土,创作不仅易于顺理成章,信手拈来,还会直接指向好的作品。相反,灵感乏于营养,必然根不实而身不壮,其作品也必然因不耐品而经不起推敲。像憋诗和呻吟之声,就是灵感来自于贫瘠之所的有力证据。

人的胸怀、视野、情性、气度、气质、思想、观念、见识等,都是决定一个人智慧大小的关键,而这些也恰恰是关乎怎样把灵感植根于何处的要害。是这些地方,体现着一个人具体智慧的样子,也体现着他最终拥有沃土的多少。

也不要以为一提胸怀、思想和毛泽东智慧,就意味一个人得需要有多么大的气场才做得来,便误解为自己跟不上而与自己无关。小情怀也可以有大视野、大气度,同样大视野、大气度也可以有小情怀。这方面,毛泽东《贺新郎·赠杨开慧》可以拿来品悟。

如果这样的“小”与“大”能够相得益彰,这对一个创作者而言,就等于从必然王国有可能进入了自由王国。实际上,这已经意味一个人有能力进入从人到创作的一个“化境”,即天人合一、出神入化的一个程度。

化境是人人可遇不可求的,这既是持续修养的结果,也是修养不够的证 明。学习毛泽东智慧,这本身就是用来指导修养,并使修养最接近化境的一个智慧。

写诗缺乏智慧就等于是“睁眼瞎”,就意味没有沃土,反之即使生活平平淡淡,也会找到无穷无尽的创作源泉和这样的乐趣。

也不要问,唐宋时期古人没有见过毛泽东智慧不一样诗传千古吗?这样问正是“睁眼瞎”才有的想法和见识,是智慧浅陋而脑筋不够用的表现。

本文系列:

1《写诗:幼稚和求真一(现状)》

2《写诗:幼稚和求真二(原因)》

3《写诗:幼稚和求真三(乱象)》

4《写诗:幼稚和求真四(素质)》

5《写诗:幼稚和求真五(求真)》

6《写诗:幼稚和求真六(实践)》

7《写诗:幼稚和求真七(观念)》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