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天涯☞❤☜咫尺 - 格律诗平头、失粘、上尾、三仄尾、三连平、落韵、撞韵必须避免吗?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格律诗平头、失粘、上尾、三仄尾、三连平、落韵、撞韵必须避免吗?》

天涯☞❤☜咫尺  2019-05-15 18:32
现代人写近体诗,是否应该受到平头、四平头、上尾和三仄尾的约束?写近体诗必须遵守近体诗的格律,避免犯失律、失粘、失对、孤平、落韵、撞韵、三连平等毛病,但如果受限于像平头、四平头、上尾、三仄尾等约制,是否会损害诗的意境?
格律诗平头、失粘、上尾、三仄尾、三连平、落韵、撞韵必须避免吗?

(归属《老街诗词闲话》

作者:老街味道

        〖前言〗
        如本文序言所问,与是现代人还是古代人没有什么关系,现代人作近体诗也要依据应有的规矩,唯一的区别是,现在推广《中华通韵》,如果用新韵作诗在押韵的环节就简单多了。
        『平头』与“四平头”不是一回事,『上尾』也有两种说法,『三仄尾』是格律诗的一种变体,“孤平”、『失粘』、『落韵』都属于出律,在近体诗中,有的是大忌,必须避免;有的则须尽量避免;有的完全不需要避免。
        下面就用唐诗来作例子,说一说以上的这些问题。
        一、必须要避免的大忌
        既然是大忌,那就不能犯。如果犯了以下的毛病,就不是严格的近体诗了。
         1、孤平
          “平平仄仄平”,如果第一个字是仄声,就是“孤平”。
         这首唐代人栖蟾的《牧童》,第六句犯“孤平”,“月明抚掌归(仄平仄仄平)”。

牛得自由骑,
春风细雨飞。
青山青草里,
一笛一蓑衣。
日出唱歌去,
月明〔抚〕掌归。
何人得似尔,
无是亦无非。

          “孤平”补救的方式是五言第三字和七言第五字改平声。即:“仄平〔平〕仄平”、“中仄‖仄平〔平〕仄平”。显然“月明抚掌归”中的“抚“是仄声,没有救“孤平”。
        救“孤平”的方式是“仄平〔平〕仄平”。第三个字改平声,例如“月明携酒归”就是“孤平”自救。
        关于“孤平”,还有另一派说法,五言诗及七言诗的后五言中“没有两个连续的平声叫做‘孤平’”,例如“仄平仄平仄”、“中仄‖仄平仄平仄”等等。总之,格律诗的“孤平”是大忌。
           2、平头与失对
      『平头』和“四平头”不一样,出现『平头』就不是格律诗了。最早解释『平头』的文献是空海《文镜秘府论》,『平头』是永明体诗人总结的“八病”之一。

        『平头』诗者,五言诗第一字不得与第六字同声,第二字不得与第七字同声。同声者,不得同平、上、去、入四声,犯者名为犯『平头』。『平头』诗曰:“芳时淑气清,提壶台上倾。”(如此之类,是其病也。)

         空海解释到:第一句诗前两个字是平声“芳时”,第二句诗前两个字不能也用平声“提壶”,这就是『平头』之病。空海也说了另一种说法,『平头』第一个字无所谓,第二个字是“巨病”,我们看格律诗的四种诗体头两句:

a、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b、平〔平〕仄仄平,
仄〔仄〕仄平平。
c、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d、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

        无论哪一种,第一句的第二个字和第二句的第二个字,平仄永远不一样,格律诗的形成就是基于避免『平头』的理论。
        这种不一样,不仅仅是前两句,后面所有的上下联都不可以犯此病,这是对仗的基本要求,如果犯了就是“失对”。避免了『平头』也就避免了“失对”,这是格律诗的根基。
          3、唐朝人的上尾
        『上尾』也是空海记录的永明体“八病”之一,唐朝人的『上尾』和后来王力在《汉语诗律学》中的『上尾』不大一样。
先看看唐朝人的『上尾』:

        『上尾』诗者,五言诗中第五字不得与第十字同声。 名為『上尾』。詩曰:“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齊、梁已來,無有犯者。此為巨病。若犯者,文人以為未涉文途者也。(《文镜秘府论》)

        理解了『平头』,就不难理解『上尾』。近体诗四联除了首句用韵的诗体外,上句是仄收,下句是平收。齐梁以后的古体诗也多是如此,假如上句是平收的话,下句是仄收,不懂这个道理的文人会被认为是门外汉,空海说:“若犯者,文人以為未涉文途者也”。不过也有例外:

        唯連韻者,非病也。如“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是也。(《文镜秘府论》)

        空海说的“联韵”就是这诗的首句押韵,所以第一句和第二句都押韵,因此前两句最后一个字当然是同声,例如近体诗首句押韵的诗体: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唐朝人说的『上尾』也是“巨病”,避免『上尾』的未必是格律诗,但是出现『上尾』就一定不是格律诗。
         4、失粘
        《唐诗三百首》中就有不少『失粘』的名作,例如韦应物的《滁州西涧》:

独怜幽草涧边生,
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
野渡无人舟自横。

        上一联的下句第二字和下一联的上句第二字必须平仄相同,不相同就是『失粘』,韦应物的这首诗“有”、“潮”两字,一仄一平就是『失粘』。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也是『失粘』的名作,虽然这首诗被蘅塘退士列入了七言律诗篇章中,但是『失粘』的诗都不是严格的近体诗,也是大忌。
         5、落韵
        近体诗押韵除了第一句可以用邻韵,其他偶数句押韵必须同一个韵部,例如李白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第一句用“一东”韵 ,后面都是“二冬”韵。这种首句用邻韵的方式是格律诗常见的现象。

犬吠水声中,【一东】
桃花带雨浓。【二冬】
树深时见鹿,
溪午不闻钟。【二冬】
野竹分青霭,
飞泉挂碧峰。【二冬】
无人知所去,
愁倚两三松。【二冬】

        元稹的这一首《行宫》绝句就『落韵』了:

寥落古行宫,【一东】
宫花寂寞红,【一东】
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二冬】

        第二、四句必须用一个韵部,结果一个“红”(“一东”) ,一个“宗”(“二冬”),这种诗只能称为古体诗。科举进士科大多是考五言排律,『落韵』在科举考试中是致命的错误,犯了这种错误往往就出局了,幸运的人不太多。
        二、不是大毛病,但是尽量避免
          1、四平头
           “四平头”是指连续四句开头部分结构雷同,这不是大毛病,但是句法结构尽量要富于变化,否则会有呆板重复的感觉,例如陆游的《雪中二首·其二》:

迹深惊虎过,烟绝悯僧饥。
地冻萱芽短,林深鸟哢迟。

        开头的两个字“迹深”、“烟绝”、“地冻”、“林深”都是主谓结构(名词+动词[或,形容词])。例如还有贾岛《暮过山村》这种:

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初月未终夕,边烽不过秦。

        开头的两个字“怪禽”、“落日”、“初月”、“边烽”都是偏正结构的名词,这种也是“四平头”。避免雷同,不仅仅是“四平头”一种,在不同联的句子结构上也要注意。如果颔联是“2/1/2”结构,颈联就要改为“2/2/1”结构。总之要有变化,例见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与君/离别/意,
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2、王力《汉语诗律学》中的上尾
        王力先生记录的『上尾』介绍了清朝仇兆鳌的两种说法,其中一种引用了《文镜秘府论》中的『上尾』,上面讲过,是“巨病”。
        另一种其实是《文镜秘府论》八病中的“鹤膝”,避免“鹤膝”的意思就是,句脚(出句的最后一个字)不可同声,那么看看唐朝诗人是否做到了这一点:
         1)王维《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翠”、“外”、“日”、“醉”字分别是去、去、入、去声,王维的这一首没有特意避免“鹤膝”。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2)杜甫《春日忆李白》:“敌”、“府”、“树”、“酒”字分别是入、上、去、上声,很明显,杜甫这首诗非常注意避开了“鹤膝”。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

        关于“鹤膝”,《文镜秘府论》中引用了沈约的一段话,说沈约自己也搞不清前人关于“鹤膝”与“蜂腰”的定义。可见,八病也是沈约等人总结前人的理论。
        总之,“四平头”和王力记录的第二种『上尾』不是“巨病”。但是,因为缺少变化,所以还是要避免为好。
         3、撞韵
        格律诗中的“白脚”(不押韵的结尾字)用了与韵脚相同韵母的字,叫做『撞韵』,这也不是大毛病,只是读起来会有点别扭。例如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第一、二、四句尾押韵,三个韵脚分别是“酥su”、“无wu”、“都du”。第三句就是“白脚”,用了一个“处chu”字,这就是『撞韵』。
        三、不是毛病,不需要刻意避免
          1、三仄尾和鲤鱼翻波
         『三仄尾』(“平平仄仄仄”)和“鲤鱼翻波”(“平平仄平仄”)是“平平平仄仄”的常用变格,在唐朝的格律诗中比比皆是,几乎被当作正格使用,所以不需要避免。
        『三仄尾』在今天有些争议,很多老师讲课时都要求避免『三仄尾』,其实『三仄尾』在初盛中晚唐的格律诗中都很常见。
        盛唐王维《登裴秀才迪小台》第一句“端居不出户”是『三仄尾』;第五句“遥知远林际”是“鲤鱼翻波”。

端居不出户,满目望云山。
落日鸟边下,秋原人外闲。
遥知远林际,不见此檐间。
好客多乘月,应门莫上关。

        中唐大诗人刘禹锡的《岁夜咏怀》:

弥年不得意,新岁又如何。
念昔同游者,而今有几多。
以闲为自在,将寿补蹉跎。
春色无情故,幽居亦见过。

        第一句“弥年不得意”的“得”字是入声字,这句是『三仄尾』。
        晚唐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

        第七句“惆怅无因见范蠡”(“中仄平平仄仄仄”)『三仄尾』。
         2、三连平与三平调
        格律诗中的『三连平』很常见,不是毛病,例如杜甫《李监宅》第三、七句都有『三连平』。

尚觉王孙贵,
豪家意颇浓。
〔屏开金〕孔雀,
褥隐绣芙蓉。
且食双鱼美,
谁看异味重。
〔门阑多〕喜色,
女婿近乘龙。

        『三连平』只要不在结尾,就是正常现象,无需避免。但是在结尾处,就叫做“三平调”(即“三平尾”或“三平脚”),这就是格律诗的大忌,这种诗不能算是格律诗,只能称为古体诗。
        例如李白的《结袜子》中的“吴门豪”、“轻鸿毛”都是“三平调”。所以,这首绝句是古体绝句。

燕南壮士〔吴门豪〕,
筑中置铅鱼隐刀。
感君恩重许君命,
太山一掷〔轻鸿毛〕。

        〖结束语〗
        总结一下,格律诗不可以出现的是“三平调”(即“三平尾”或“三平脚”)、『失粘』、“失对”、『平头』、『落韵』、『上尾』(仅限第一种);尽量避免的是『撞韵』、『四平头』、『上尾』(第二种);相对宜避免的是『三仄尾』、“鲤鱼翻波”;完全不需要避免的是『三连平』(仅限不在句末处)。
        至于受了这些约束,会不会影响意境,那就多虑了。自古以来优秀的格律诗不胜枚举,没见到那个诗人因为守格律影响了意境。至于科举中的试帖诗缺少佳作,也是因为考生们以不出错为首要目标,另外五言排律的佳作本来就少。
        确实觉得格律束缚了手脚,可以写古体诗嘛,比如李白、李贺都是以古体擅长,当然人家也有不少近体诗的佳作。
        另外重复一遍,如前面序言所问,与是否现代人没有什么关系。现代人虽然可以用新韵作诗,但是近体诗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严格处没有什么变化。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