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空空樵夫 - 【空空点评】答李磊先生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空空点评】答李磊先生》

空空樵夫  2019-05-15 15:32
诗词创新是一个永远年轻的话题,投石问路,静水层澜,敬请诗友们赐教。
【空空点评】 答李磊先生
    
   
    欢迎李磊弟和文山兄光临指导!首先,我不是什么大师,就是一个诗词爱好者罢了。

    我看了贵会的的几篇文章,文山邀我,恕我谬言,总体给我的印象有几点:
    一是诗友们热情有余实力不够。论文见识总体水平基本停留在中学作文阶段,没有理论突破,基本上人云亦云,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是否有一个正规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如有请声明),对于起码的中国文学史古汉语知识知之甚少,缺乏系统专业知识,尽说些外行话,不忍卒读。没有诗词庙堂气息,尽是些大街上杂耍摊上的野路子,热闹一番,赚点儿吆喝和眼球还成,缺乏底蕴,行之不远,注定成不了气候。这是硬伤之一。
    其次,关于新调论述没有任何逻辑可言。从诗词学术角度讲,没有个清晰严谨和专业明确的语言表述,对于新调只有伟大的想象和宏观描绘,既没有基本概念、定义,也没有准确的内涵外延,更不敢遑论什么体系建设!新调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就放出一大堆烟雾,反反复复炒作名词,喧嚣过后,仔细看实质的东西空空如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自己昏昏,别人也跟着瞌睡。所谓“中华新调”变成了一个假大空滥筐,恨不得古今中外的各种文体无所不包,科学地讲包治百病的药就等于什么也不是!青蒿素获诺奖就是因为它是治疟专药,它要是号称能治儿科各种疑难杂症,神得无边无沿,就会沦为江湖骗子!
    其三,不用多言,作品唯有作品才能一切。大家俨然理论家,七嘴八舌,一说到作品都没有声音了,从网上显示,诗友们没有几首像样作品。连几首规范的古典诗词曲赋联也写不好,还谈得什么创新?没有对古典诗词文化的深层参悟和深厚的沉淀,奢谈创新,简直是异想天开!连走都不会,就要跑,就要踢飞脚?我建议你们先组织起来所有成员,向贵会的浮华于伦两位老师哈倒腰虚心诚心熟悉熟悉古典诗词的基本套路,先继承后创新,从古至今大凡创新者都是内功深厚超凡脱俗者,不可能石头缝里凭空蹦出个孙悟空,不要急着否定,对于传统多点儿敬畏吧!
    总之,诗词创新是个特别严肃的事儿,不要搞成哗众取宠“一脱成名式”的娱乐版吧,既没有专业理论体系标新又没有实践作品立异,何来创新?一般是先有实践后有理论,绝没有先有理论后有实践一说,违反了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普遍原则。创新恐怕只是个传说吧。
    其实,说起创新的话题,李贤弟家乡的陕北民歌就是一座诗词宝库。何不就地取材发掘之,给我等唱唱你们陕北黄土山坳里山梁上那些粗旷而细腻的情歌俚曲儿,介绍一些黄土地上那些山眉洼眼的庄稼汉和紫外线直射下的婆姨、尘土飞扬的威风锣鼓和崎岖山路上踽踽独行的黑驴等等,保证一炮走红!既接地气又源远流长,越土越好,越没文化越有韵味,越远离雕饰越接近艺术本真,往往是土得掉渣的东西反倒是民族精粹,放着金碗要讨饭,诗词创新植根于民歌比比皆是。
    如果聚集一帮无知无畏的聪明人,绕开大量的艰苦的几十年的习作历练过程,不肯俯下身来用功先把诗词曲赋联十八般兵器演练一遍,就整天琢磨着天上的馅饼就想抄近道逮便宜捡漏儿。自认为比古人还乖巧可爱,骨子里泛滥着什么“简配版”“标题党”和“成功学”新鲜玩意儿,生吞活剥,立竿见影,大拙若巧,是没有任何前途的。
    空空言直,贤弟三思,不辩之辩,才是真辩。                                                                                                                     201512211502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