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太行山上 - 创新与标新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创新与标新》

太行山上  2019-04-24 09:36


创新与标新


                         —兼评《神偷》


          创新,频频出现。

          不创新,就死亡;要么创新,要么死亡。
         
何为创新?

          创新是以有别于常规或常人思路的见解为导向,改进或创造新的东西,或精神的,或物质的,并获得有益效果的行为;

          创新是以新思维、新发明和新描述为特征的一种概念化过程;

          创新是人类特有的认识能力和实践能力,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高级表现形式。创新适用于诗词的创作和点评。

          一首好的诗词,其中必有创新,或思想观点,给读者以认识的启迪和行为的提升;或描写,给读者以美的享受;或语言,给读者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方方面面,五花八门:每逢佳节倍思亲,家书抵万金,鼻息干虹霓,白发三千丈,卷起千堆雪,人比黄花瘦,草色遥看近却无,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诗评也是如此,创新的诗评,评出来的是他人没有读出来的深刻,他人没有读出来的精华,他人没有读出来的瑕疵。创新的诗评,茅塞顿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创新,决不是空中楼阁,它是以作者及评者渊博学识,丰富阅历和优秀品质为基础的。

          与创新相反的是标新,所谓标新,就是涂抹的新,而非创造的新。涂抹的新,没有扎实的功力,没有坚固的根基,没有实在的内容。花里胡哨,花拳绣腿;脱离实际,胡编乱造;驴唇马嘴,南辕北辙。因此,经不起一碗水的冲洗。标新,只有一个目的,哗众取宠。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神偷》,到是新鲜,点开一阅,原来是把诗词化用的创作方法,换了一个神偷名字。本人认为,这便是典型的标新,理由有三:

          一、没有那怕是一点点实实在在的观点和内容,为什么要把化用换成神偷呢?假冒创新,哗众取宠,读后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二、化用和神偷,风马牛不相及。

          化用,是将他人作品中的句、段或作品化解开来,根据表达的需要,再重新组合,灵活运用,形成一个有机整体;

          化用,是作者对素材积累的浓缩与升华,是作者情感酝酿的奔突与发展;

          化用,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不受现代与古代界定,似信手拈来,却深思熟虑;

          化用,既是语言的创新,又是思想的提升;

          化用,敲锣打鼓,正大光明。

          偷呢?胆战心惊,鬼鬼祟祟,把别人的东西,原封不动地变成自己的东西,说一句通俗的话,就是窃为己有。神偷呢?速度快了一点,痕迹少了一点。如果硬把神偷和诗词创作、诗词点评联系起来的话,较为紧密的当属抄袭。

          三、可能有人说,这是幽默,这是调侃。其实,幽默和调侃的档次更高,如果硬把神偷一文拉进幽默和调侃的行列,也行。关键是读了后,不是会心一笑,而是一阵阵反胃。为了吸人眼球,神偷一文竟然把女人的私密之物也拿了过来,化用的诗词创作方法,和“偷朱掌柜老婆的内裤”相提并论,这叫幽默、调侃吗?滑天下之大稽!说得轻一点是低俗,说得重一点是龌龊。

          再说一遍,神偷一文,离创新十万八千里。标新之风不可长!害人害已,尤害新人,处理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开垃圾桶的盖子。

          为了证实一下本人的博学和高深,结尾处也弄几句曰?算了吧!博不博的,深不深的,自己明白就行了,他人明白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记得我家过去的一个邻居,有些智障,但嘴里却总是老子曰、老子曰的……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