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六月居士 - 七律《怀春纪事》一师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七律《怀春纪事》一师》

六月居士  2019-04-03 09:06

 

怀春纪事

/一师

伏案书窗久未逢,杨花旧梦谢桥东。可怜命数关分数,辜负春红到落红。

凝慢檐珠时滴急,写完情话又删空。小船终叠成心绪,放入江中趁晚风。

 

原文链接:http://www.52shici.com/works.php?mem_id=49197&works_id=1710485

 

一师诗友留诗前曾有一问。言他平常喜词,于律中多少带些词味,好否坏否?由于本人也偏词多些,故作律诗也曾被老师批过。算是同道中人吧!老师曾说:学诗学唐诗,填词学宋词,然唐诗又分初盛、中晚,宋词分南北,择其一即可!于六月来说,诗词之路远矣,不断学习中,本不该于此类问题侃侃而谈。因也曾有此疑惑,故分享一点自己之拙见!诸多心得体会冀众方家、前辈前来分享为盼!

 

苏子瞻有两友(或曰徒弟),一曰:黄九,一曰:少游。少游喜词,诗不足外人道也!黄九擅诗,词不堪读!独子瞻大才,诗词皆妙!何也?恐诗词用语有别,择词用句拿捏有度。

 

   余认为:诗以意、气为主,文词次之;词以情为主,文词兼备。诗若意深,纵文词平易,自得奇作。词以情胜,始于性灵,辅之以阅历与技巧。诗不可巧,巧而恐不可生美,反而弄巧成拙。正如孙麟趾在《词迳》中言:「近人作词,尚端庄者如诗,尚流利者如曲。不知词自有界限,越其界限即非词。」不难看出,诗词曲自有界限,诗以端庄、厚重为主,忌轻浮、邋遢。同样言论如白雨斋词话云:「昔人谓诗中不可著一词语,词中亦不可著一诗语,其间界若鸿沟。余谓诗中不可作词语,信然。若词中偶作诗语,亦何害其为大雅。」作者特别强调其‘偶作’,也非不无道理。

 

   那具体如何区别?下面通过一师诗友这首律诗,来说说自己之浅见,就这首诗而言,有可取之处,也有不足。之所以拿来百家点评,更多缘于我们在诗词创作当中皆会遇到此类问题,如何于兴趣前有所提高,正视自己问题之所在,也不失一件可喜之事。然说者容易做起来又何其难,更多在于积累,多读多写,六月亦然。

 

   先说优点:

1、  作者在诗中表达个中情感,自是不用说,大家一目了然。生活中能把自己的情感付之于诗中,这个问题不难。可如何有效、巧妙的付之于诗中,可是一件不容易之事。诗有四妙,其四为自然妙,痴语最见痴情,故妙。

2、  作者很有灵性。写诗填词之道,不过于实字与虚字两端,实字如人之体骨,而虚字则性情也!如何通过一篇诗词知其为人,多在于虚字间矣!虚字为托精神而传语气者。

3、  布局手法上,因于词中常用,故于律中不在话下。为诗不论长短,须聊环文藻,词句紧扣关合是也。再如先境而入意,或入意而后境。作者铺排有序。

4、  音律上的节奏美也掌握得很好。韵律之美在于节奏把控,非关平仄。

 

稍有不足处:

1、  以词语入诗,少了厚重,过于轻巧。若效古人平易句,而不得其意义,意不高则味浅。如:‘写完情话又删空’‘小船终叠成心绪’等,巧是巧,然非诗家语也,且意浅,一泻千里。如若加些典故为妙,正如乐天云:「若古文用事,又伤浮艳;不用事,又不精华。用古事似今事,为上格也。」

2、  用词上如‘伏案书窗’、‘命数关分数’‘春红到落红’、‘凝慢’,前者重复,不够凝炼,且与后三字不协;中间过于轻率,语意皆露,殊无蕴藉;后者生造,且词不达意。

3、通篇惟结句见唐人语。我们读诗时,要刻意去分析、研究古人造句之法。只有会读诗方会写诗。只有在读中去玩味古人之妙处。而人们特意去强调的平仄声律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不足以花费心思去分析、研究。

 

当然,关于不足中之13如仅为了表达自己心中块垒者则不细究,如若想与诗上下功夫则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一起上下求索,共勉!话说酸咸殊嗜,泾渭异流。每个人喜好不同,如欧阳永叔不好杜诗,苏子瞻不好司马《史记》。然作诗之道,岂徒以青白相媲、骈俪相靡而成?实应要中存风雅,贞气天情,然后而得。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