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高卧横眠 - 真山民七律《杜鹃花得红字》 - 诗词吾爱

登录

《真山民七律《杜鹃花得红字》》

高卧横眠  2018-10-12 19:00
真山民这首诗也是写的杜鹃花。但是内涵和情调上跟白居易的那首《题山石榴花》显然有很大的不同。

《杜鹃花得红字》

真山民


愁锁巴云往事空,只将遗恨寄芳丛。

归心千载终难白,啼血万山都是红。

枝带翠烟深夜月,魂飞锦水旧东风。

至今染出怀乡恨,长挂行人望眼中。


杜鹃花是一种品种繁多,分布很广,生长在山林原野里的野花。通常都是灌木,也有些是乔木。花色很多,但最普遍的是开红色花的小灌木,在我的家乡就到处都有它的身影,每到春天,满山遍野,一片火红,所以有些地方又称它为映山红。我们那地方,人们也叫它映山红。

杜鹃本来是一种鸟儿,把这种植物也叫作杜鹃花,大概是春天来到,当杜鹃鸟啼叫声声,开始营巢的季节,也正是它盛开的时候吧。杜鹃又名子规鸟。它的啼声听来颇感悲伤,所以很早就流行着一个子规啼血的凄惨的故事,远古时代蜀国有一位国君,名叫杜宇,又称望帝。由于望帝蒙受了某种冤屈丢了王位,跑进了深山老林,所以死后传说他的魂魄就变成了子规鸟,每到月明之夜,就在林间不停地啼叫,声声诉说着他的冤曲,直到嘴角淌血也不休止。


于是杜鹃花——子规鸟——望帝——思乡就这样构成了一根联想的链条。李白《宣城见杜鹃花》一诗写道: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又见杜鹃花。

一叫一声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


写的是见杜鹃花之景而兴起的浓浓怀乡之情。

李商隐的《锦瑟》一诗,颔联‘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则是用望帝化杜鹃之典抒写出一种迷离恍惚,惘然若失的情感。

宋人王令《送春》一诗里,‘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凤唤不回。’,则借用子规啼血的传说抒发出惜春,留春的执着情感。


真山民这首诗,其诗意就显得更深层一些。真山民并非是作者原来的名字,而是南宋灭亡后的一位遗民所用的化名。这首诗不仅寄托了对家乡故土的拳拳思念,更寄托了对灭亡了的故国的沉痛哀思。‘归心千载终难白,啼血万山都是红。’染红这千山万山的杜鹃花,岂止是杜鹃鸟啼叫时嘴里流出的血?那是在蒙古人入侵,王朝更递中,多少被惨遭屠杀的无辜民众流出的鲜血染成的啊!从‘至今染出怀乡恨,长挂行人望眼中。’一句可以看出,作者在这里不是写的怀乡之‘情’,而是写的怀乡之‘恨’,实即亡国之恨。‘归心千载终难白’这句,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作者对故国虽然无限眷恋,日夜难忘,但同时也意识到时势至此,已是无力回天,这‘归心’是永远不能实现的了。他只能把一腔激越的情感埋在心底,让它不停地咬啮着自己的心,自己也只得承受着千载难消的苦痛。’


同一作品读起来,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人们往往会有着不同的感受,就像南唐李煜的《虞美人》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本来这首词不过是一代亡国之君对失去了的君王豪奢生活后表现出的留恋之情。可是在抗战期间,却成了无数沦陷区或从沦陷区逃亡到内地的人们爱国之情,怀乡之感的寄托,间接地也激起了对侵略者的仇恨和抗战的热情。


这是一个例子。另一方面,同一作品,在我们了解作者写作的时代背景之后,和不了解其写作背景的情况下,读起来所获得的感受肯定也会很不相同。比如,如果我们不了解其背景,把这首杜鹃花的诗仅仅当作一篇怀乡之作来读,那就有失它的本意了。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