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新村阿翁 - 诗词格律札记55(诗词的主要语法特点5) - 诗词吾爱

登录

《诗词格律札记55(诗词的主要语法特点5)》

新村阿翁  2018-10-12 12:22
诗词格律札记(55)
文/新村阿翁

十、诗词的主要语法特点

(二)语序的变换

2、主要种类


(8)状语挪后

在偏正短语的状中词组中,状语在前,中心语在后,古今汉语一般都如此。格律诗词的状语挪后是状语的位置挪到中心语之后,常常是中心语和挪后的状语之间被别的成分隔开。蒋绍愚《唐诗语言研究》(第215页)云:“一般来说,状语如果放到动词后面,就成为补语了(如“极好”,“极”是状语,“好极”,“极”是补语),为什么还有“状语后置”一说呢?这是因为,并不是任何词语都可以充当补语的。” 格律诗词的有些状语挪到中心语后,不能作补语,因而只能是状语挪后。

例1:绮陌朝游间,绫衾夜直频。(韩愈《五排·和席八十二韵》,《全唐诗》(增订本)卷三四四第3860页)

应为“绮陌间朝游,绫衾频夜直。”

例2:幽寻得此地,讵有一人曾。(王维《五律·韦给事山居》)

此联可当作一句理解,应为“讵有一人曾幽寻得此地耶?”王力《汉语诗律学》(第281页)云:“又有一些副词因为押韵的关系,放在句末,后面不能再有所修饰。这是散文的语法里所不容许的。在诗句里,只有少数字如‘曾’、‘皆’、‘佥’之类可以这样特别通融,大约因为它们所属的韵是窄韵或险韵的缘故。”下举了三例,此例是其中第一例。

例3:两株桃杏映篱斜,妆点商山副使家。([宋]王禹称《七绝·春居杂兴四首(其一)》,《全宋诗》第一册卷六四第722页)

上句应为“两株桃杏斜映篱。”形容词“斜”作状语挪后。

例4:隔墙应认打门初。(孙光宪《浣溪沙·乌帽斜欹倒佩鱼)

应为“隔墙应认初打门。” 王瑛《古典诗词特殊句法举隅》(第24页)云:“初打门(之人)。时间名词‘初’作状语后置。”例句意谓隔着墙刚刚敲门,她也能识别是谁到来了。

例5:如何不寄一行书,有万绪、千端别后。(刘光祖《鹊桥仙·留别》)

下句应为“别后有万绪千端。”

例6: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仍作泻时声。(苏轼《七律·汲江煎茶》,《全宋诗》第十四册卷八二六第9567页)

应为“煎处已翻雪乳脚,泻时仍作松风声。” 雪乳:一作“茶雨”、“茶乳”,指煮茶时汤面上的乳白色浮沫。翻:煮沸时滚动。脚:茶脚。松风:形容茶水倒出时的声音。泻:倒出。南宋魏庆之著《诗人玉屑》(中华书局2007年版王仲闻点校卷之一第8页)“诚斋又法”条云:“东坡煎茶诗云:‘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仍作泻时声。’此倒语也,尤为诗家妙法”。王锳《古典诗词特殊句法举隅》(第26页)引用魏的此语后云:“这联诗上句的‘煎处’之‘处’是‘时’的意思,与下句‘泻时’之‘时’互文见义。‘煎处’、‘泻时’本是时间状语,现与定语‘雪乳’、‘松风’互换了位置。”

例7: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

王锳《古典诗词特殊句法举隅》(第27页)云:柳宗元《江雪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在这里占居宾语位置,乍看好象是宾语,但实际不然。渔翁所钓的是鱼而非雪,‘雪是‘雪天的意思,在句中作时间状语。后二句的大意是:大雪天,渔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划着一叶孤舟,在寒冷的江面是独自垂钓。这种状语挪后的情况,王锳在著中列为状语貌似宾语一类。

例8: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李商隐《七律·安定城楼》)

上句应为“永忆江湖白发(时)归”。“白发”在句中作时间状语,挪至中心语“归”后。例句意谓时常向往白发苍苍时安然归隐江湖,要想在扭转乾坤后逍遥扁舟。

例9:倾城倾国恨有余,几多红泪泣姑苏。([唐]薛昭蕴《浣溪沙·倾城倾国恨有余》,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五代后蜀]赵崇祚辑、房开江注、崔黎民译《花间集全译》卷三第198——199页)

下句应为“(在)姑苏泣(出)几多红泪”。“姑苏”在句中作处所状语,挪至中心语“泣”后。红泪:据旧题晋·王嘉《拾遗记》卷七《魏》载:“时文帝选子女,以入六宫。习以千金宝赂聘之。既得,便以献文帝。灵芸闻别父母,歔欷累日,泪下沾衣。至升车就路之时,以玉唾壶盛泪壶中,即如红色。既发常山,及至京师,壶中泪凝如血。”后因称女子悲伤的眼泪为“红泪”。姑苏:姑苏台,吴王得西施后所筑。在今江苏省苏州市。例句大意为西施那倾国倾城的美,带给她太多太多的恨愁,在姑苏城头饮泣多少辛酸的泪。

例7、例8、例9中这种作状语的名词语,王力《汉语诗律学》(第266页)中称之为“关系语”,云:“散文里也有关系语,但往往限于带方位词的方位语,如‘江上’、‘山中’之类,或少数时间语,如‘今日’、‘明年’之类。诗句中的关系语的范围较广,非但一切表示方位或时间的名词语都可用为关系语,甚至不表示方位或时间的名词语也可用来表示种种关系(例如方式,因果等)。”

(9)特殊句式连动句、兼语句部分谓语挪前

我们在学习格律诗词时,经常会遇到连动句或兼语句作谓语的诗句。早先现代汉语语法论著中,将这两种类型句式分别称为“连动式”和“兼语式”,也有分别称为“连谓式”、“连谓句”和“递谓式”、“谓语的延伸”等。1981年哈尔滨全国语法和语法教学讨论会后公开发表的《〈暂拟汉语教学语法系统〉修订说明和修订要点》和1984年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室制订的《中学教学语法系统提要()》中,都取消了复杂谓语的说法,将原复杂谓语的两种类型归入特殊句式,分别称为“连动句”和“兼语句”。随后诸多专家学者的现代汉语语法论著都不用复杂谓语这一称谓,但在一些专家学者的古代汉语语法论著中还常常提到复杂谓语的说法。我认为,既然古代汉语语法也是现今研究成果,应与现代汉语语法名称统一为好。

下面,分别对“连动句部分谓语挪前”和“兼语句部分谓语挪前”两类情况,各举几例进行讨论。

A.连动句部分谓语挪前

《中学教学语法系统提要()》谓“连动句”为:“相连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动词短语(单个动词较少)之间有目的、方式、先后等关系(他推开门大踏步走进去│他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接着说)。”又如“出门看伙伴”(注:(木兰)出门看同伴。《乐府诗集·木兰诗》)。 这种语序结构,古今汉语一般都不随意变动,但格律诗词中却往往将这种连动句的一部分挪前。

例1:再飞鹏激水,一举鹤冲天。(孟浩然《五排·岘山送萧员外之荆州》,《全唐诗》(增订本)卷一六〇第1663页)

应为“鹏再飞激水,鹤一举冲天”。各为两个动词短语作谓语的连动句,谓语的前一部分“再飞”、“一举”挪前。

例2: 应逢绿毛叟,扣户夜抽簪。(苏轼《五排·南溪之南竹林中,新构一茅堂,予以其所处最为深邃,故名之曰避世堂》)

下句应为“夜抽簪扣户”。由两个动词短语作谓语的连动句,谓语的后一部分“扣户”挪前。

例3:饮涧鹿喧双派水,上楼僧蹋一梯云。(郑谷《七律·少华甘露寺》)

蒋绍愚《唐诗语言研究》(第218页)云:“从语言上看,是说鹿饮涧时喧双派水,僧上楼时踏一梯云,‘饮涧’和‘上楼’也应看作和‘喧双派水’、‘踏一梯云’紧相衔接的动作。”

例4: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王安石《桂枝香·登临送目》,《全宋词》(精装全五册)第一册第204页》,征帆为归帆)

下句应为“酒旗背西风斜矗”。 由两个动词短语作谓语的连动句,谓语的前一部分“背西风”挪前。

例5:说兴亡、燕入谁家?(邓剡《唐多令·雨过水明霞)》)

应为“燕入谁家说兴亡”。 由两个动词短语作谓语的连动句,谓语的后一部分“说兴亡”挪前。

B.兼语句部分谓语挪前

《中学教学语法系统提要()》谓“兼语句”为:“谓语是由动词短语(动+宾)套接主谓短语构成的,动词短语的动词表示使令的意思,如‘使、叫、让、请、派、命令、禁止’等。动词的宾语充当主谓短语的主语(大家一致选老王当组长│老师请你去)。”又如“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注:楚怀王命令屈原制订国家的法令。《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例中的兼语是“屈原”,因为它既是动词“使”的宾语,又是动词“造为”的主语。兼语句与连动句一样,兼语句也是特殊句式。古今汉语一般语序如是,但格律诗词中这种谓语结构的第二部分套接的主谓短语往往可以挪前。

王力先生《中国现代语法》(商务印书馆(《汉语语法丛书》第九种)1985年版第100页,注:原著出版于1943年)云:“凡句中包含着两次的连系,其初系谓语的一部分或全部分即用为次系的主语者,叫做递系式。”王力先生分三类作了论述,即“目的语为主语、表位为主语、谓语为主语”。其中第一类基本相当于“兼语句”,但还包括一部分主谓词组作宾语的句子;第二、三两类比较复杂,今已多归入不同类型。

例1:腻剃新胎发,香绷小绣襦。(白居易《五排·阿崔》)

王瑛《古典诗词特殊句法举隅》(第30页)云:剃新胎发腻,绷小绣襦香。按,题中阿崔为作者新夭子名。谓语结构第二部分套接的主谓短语的谓语“腻挪前。

例2:青辞木奴橘,紫见地仙芝。(李商隐《五律·陆发荆南始至商洛》)

王瑛《古典诗词特殊句法举隅》(第30页)云:“辞(荆南)木奴橘青,见(商络)地芝仙紫。按,以‘木奴’形容‘桔’是用三国时李衡事,称灵芝为‘地芝仙’是用商山四皓典。” 谓语结构第二部分套接的主谓短语的谓语“青”、“紫”挪前。

例3:老矣渠怜我,超然我爱渠。([宋]杨万里《五律·辛卯五月送丘宗卿太博出守秀州二首(其二)》)

应为“渠怜我老矣,我爱渠超然。”谓语结构第二部分套接的主谓短语的谓语部分“老矣”、“超然”挪前。

例4: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次句应为“应笑我多情”。此句谓语结构第二部分套接的主谓短语的谓语部分“多情”挪前。

例5: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

两句并一句理解,应为“何日遣冯唐持节云中?”例句意谓什么时候朝庭会派人下来,就像汉文帝派遣冯唐去云中赦免魏尚的罪呢?由于格律等因素,谓语结构第二部分套接的主谓短语的谓语部分“持节云中”挪前单成一句。

格律诗词中语序的变换丰富多彩,上述几种类型只是其中比较常见的情况。语序的变换往往并不限于某一类,有些还比较复杂,包含两种以上类型。如王瑛《古典诗词特殊句法举隅》(第34页)云:“张元干词‘塞垣只隔长江,唾壶空击悲歌缺’,下句既有连动式第二谓语挪前的问题(按动作先后应‘悲歌’在前),又有宾语前置的问题(‘唾壶’应在‘空击’之后)‘击唾壶缺’还是一个兼语式,如此等等。”

(2017年6月25日)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