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huge - 写诗与活着七(定位) - 诗词吾爱

登录

《写诗与活着七(定位)》

huge  2018-09-12 20:10

写诗与活着(七)

 

九、自我与定位

没有定位的自我,是必然迷失的自我。自我就是自己,是一个表示本位的概念,通常用来指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是人的各种意识的综合反映,通常包括自我认知、自我定位和自我控制三个方面。其中,自我认知是自我意识的核心,是一个人进步的内在动力,自我定位是自我意识的集中表现和具体体验,自我控制是形成良好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的保障。

自我认识、自我定位和自我控制,这三者无法截然分开,而且自我定位和自我控制又都是自我认知的一部分,同属于自我认识的外在表现。

自我认知指的是对自己的了解、判断和评价如何。合理的自我认知从来都不是以个人主观判断来看待自己,所谓“自我感觉良好”,而是以极其客观和严苛的的态度和标准来审视自己,又所谓“人心换人心”。可见,这是个换位思考的过程。换位思考是达成正确自我认知的重要指标,不懂得换位思考就等于永远不能从客观上看到自己。

换言之,人的社会属性决定,自我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绝对的自我是没有的,也不可能存在,否则等于否定了人的生活本身。自我认知永远不是从主观出发来看“我怎么样”,而是站在周围世界的角度反观“我怎么样”。这既是换位思考,也是以换位思考的方式来认识自我。良好的自我意识就是这样养成的。

事实上,人往往受生物性趋利避害和自我保护的牵制,很容易出现过于自我的情形。这种情况,无一不是过于主观而忽视周围世界的缘故,是把自我绝对起来的表现。

自我认知既是在各种认知基础上产生和明确起来的,也是各种认知的核心认知。核心认知一旦发生错误,其它认知也必定随之扭曲。

自我认知决定了一个人对周围世界的实际认识和看法。人的学习、修养和实践总是与同外界相互作用的结果,人也是因此一同成长起来的。

对外界认识和判断不正确,必然影响对自我的认识和判断,也就必然影响人的成长,而人的成长发生扭曲是从自我认知的扭曲开始的。自我认知不发生扭曲,对外界的认知和判断哪怕有所扭曲也是暂时的,是可以改变的,唯自我认知发生扭曲,对外界的错误认识和判断才不易改变。例如,人的成见、偏见等不好的认知情况,都是一定程度自我认知发生扭曲的结果。

良好的自我认知是良好自我意识的集中体现,始从是与自觉、自省、反思、自我批评这些良好的自我意识成分分不开的,故良好的自我认知也是一种觉醒意识的反映。

自我定位是自我认知的具体表现,是在自我认知的基础上产生的。有什么样的自我认知,就必然有什么样的自我定位。自我定位既是一种意识表现,也是一种生活体验。

定位就是确定位置。这样说其实没用。位置人人会定,合理与否却并非人人有知,不如用“坐标”的概念来说明一个人的自我定位。

坐标不是孤立的一个点,而是首先基于某一范围上所有点的一个系统,然后才有这个点。其中,总会有一个确定的标准原点做为确定所有位置的参考,然后才形成了所有点的位置关系和联 系。

没有原点,任何一个点都是孤立的,不仅系统不复存在,即使发生这个点和那个点的联 系,也是无章法、无秩序的。原点的缺失让位置的确定几乎不可能,只有原点才是确定位置的唯一参照物。比如,古人用太阳、北斗来确定位置,就是这个道理。

生活与周围世界就如同一个人的整个坐标系,其原点就是人性和良知,然后才是他与周围人的关系和联 系,以及具体情形如何。忽视原点的存在,不管怎样定位都是对人的社会属性的游离,至多是人与人的无秩序的攀比关系,而不是正常的人与人属性联 系。

只有从人性和良知出发,才能确定人与人应该有的联 系,并找到一个人在客观世界中的合理位置。是在这样的认知前提下,才有了一个人合理的自我认知,也因此才能实现很好的自我定位。

自我定位实际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其特点是个人对生活和周围世界的独特体验,如幸福、成功和尊严、体面、地位,也包括权利、责任和义务。一个人在一个点上的位置感如何,不是由这个点决定的,而是由所在坐标系决定的。这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主观因素是他对整个坐标系的看法,所谓“三观”,客观因素是与其它各个点的关系让他感受对这个点的影响如何。

如果一个人迷失原点而囿于自己的看法局限,就很可能走入故步自封,自以为是,以为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原点。这种体验一旦得不到满足,就必定产生怀疑一切的消极心理,更导致以歇斯底里的方式对待周围世界。相反,受客观因素影响,一个人仍可能迷失原点而产生随波逐流意识和与他人攀比心理,亦因得不到满足而以争风吃醋,嫉贤妒能的态度处世和看待人生。

毋庸置疑,人的相互伤害和虚荣浮躁现象,包括各种成见和偏见,都是从迷失原点开始的。原点是一个人自我定位永远不应迷失的参照物。一旦迷失这个参照物,怎么定位都是不准确、不合理的。

要想不迷失原点,自我控制是不可少的。控制是把握、调节、运用的意思,也包括坚持和改变。自我控制是自我认知的一部分,是为了更好适应与外界共同生存和生活的一种积极主动的协调意识和这样的表现。

自我控制也是人的一种抗争性意识和这样的反映,有先天成分,也有后天成分。后天成分依赖一定的策略、手段和本领,离不开人的学习、修养和实践,更是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反映。

在生活中,不管有意识还是无意识,也不管意识或多或少或强或弱,一个人总是有他的自我意识的,也就必然有他的自我定位。没有自我定位,人与人的交往便成了不可能,生活也无从谈起。

不管什么样的自我定位,都会有相对于他自己和所在周围世界的一定合理成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唯这种成分对更大或整个周围世界怎么样,才能说明一个人是否有良好的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

良好的自我定位来源于良好的自我认知,既不是一般的定位,也不是自然而然就能得来的。良好的定位是一种修养,是坚持和信守,是信仰、信念、理想,包括思想和价值观的综合反映。

例如,一个党员嘴里喊着为人民服 务,在群众中却不敢称自己是党员,甚至作风比谁都败坏,或一个群众一边期望党员为民服 务,一边又骂不绝口,总想让党员干部来迎合自己一人的意志,这样的人本身就有很大问题,会可能有很好的自我意识及其定位吗?

这种情形,往糙里说是想立贞节牌坊的意识,往文里说是想鱼和熊掌兼得的意识,虽出于“人”之所想,却非人性和良知所欲。这是一种既想当人又想当畜生的怪现象,尽管时下很普遍,又何来良好自我定位?

对良好自我认知和良好自我定位,最有概括力和最恰当的词是自知之明。能够恰当概括有效进行自我控制的词,也是自知之明。有无自知之明,是证明一个人有否良好自我意识的最直观的标尺。

人人总是有个自我的。光凭自我去做事,去闯世界,是无理由的。只有合理的定位,加上有合理的自我控制做保障,才能让人与周围世界发生合理关系和形成恰当联 系,也才能让人有建设性地做事。

那么这与写诗有什么联 系?写诗是说话,也是做事。写诗只顾抒发自我,只顾“自我感觉良好”,不考虑对周围世界的影响,不考虑读者接受不接受,欣赏不欣赏,就等于自我定位失败,等于缺乏良好的自我意识。

同样,一个人对诗说三道四,却想不起什么是人性和良知,想不起自己在人性和良知方面的实际表现,只知道一味显示本领而不懂得带着原点说话,甚至以为写诗也好,论诗也好,就是给人家看、给人家听的,而与自己毫无关系,这种既不懂得换位思考,也无意人心换人心的行为,实在是多么拙劣的自我意识。

一个没有良好自我定位的人,如同永远找不到北的人,本身就走在弯路上,可想而知他对诗的认识和理解一定是盲人摸象,见斑不见豹的,永远是有偏差的,这样的人写诗、论诗其结果会怎样?还不是自掘坟墓和引人误入歧途?

自我定位需要一个开阔广袤的视野,只见到自己是不行的,甚至见到别人而看不到原点也是不行的。唯物者认为,视野决定人的心胸和大脑。写诗非但离不开视野,其本身就是写诗和论诗的命根子。

可惜的是,这种认识不仅很少人有,而且正在走向消失当中。写诗不是世外桃源,也无法进入世外桃源。这让写诗不仅不能从现实生活中逃离出来,也必然随着现实生活的影响而受影响试问一下,为什么当今写诗中会普遍表现出各种各样认识混沌现象?这些混沌现象,虽离不开一个人的具体自我意识,要否认大环境的影响也是不可能的。甚至,在人的自我意识一定局限下,大环境的影响更是主要的。

例如,大环境下经济利益的巨大溢出效应,造成了社会发展全面性智慧的欠缺和窄化,特别是智慧的单一化、片面化、功利化,加之多年来社会各个层面对经济的过度溢出效应,一直处于认识不足和不够重视的状态,又加重了全面性智慧的缺位,在纷纷以经济一枝独秀为炫耀资本的同时,更让这种情况不仅得不到反思,反而掩盖了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发展不足,以及新矛盾、新问题、新现象,也让一个个公民自觉不自觉地以为这注定是社会发展潮流、本质和最终方向,而不得不被各种眼前利益所绑 架,不得不成为鼠目寸光的俘虏。

经济永远是社会发展的一部分,是社会主导经济,而不是经济主导社会。这种认识的不足,恰恰又导致了相反的认识顺理成章地置换了正确的认识。例如,用“经济社会”取代“社会经济”的说法,正在把社会发展引向进一步的扭曲化、单一化和功利化,其实是片面化、盲目化和投机化。

经济关乎民生,是任何社会发展的主题,但民生不单单是经济。尽管经济这个主题在不同社会、不同阶段,有可能被扭曲和淡化,也包括过度开发,经济至多是民生的保障,代替不了民生的全部,更不能以此证明社会的全面发展,例如公民素质的提高。

经济可以社会化,社会也可以经济化,都还只是社会发展的范畴,不能用“经济社会”来偷换概念。世界上不存在单纯的经济,总是社会发展范畴的经济,就不可能不带有社会制度特征,也不可能超越制度性质。中国搞的是社会主义经济,不是资本主义所谓自由和自然发展性经济。

“经济社会”的说法,不但是对中国社会发展堂而皇之的误导,也是给片面发展堂而皇之的正名,是不符合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本质和人的全面发展观的。长久看,这种“经济社会”发展观,是畸形的,也是危险的,因为不可能走出急功近利的怪圈,如果得不到及时补课,留下的欠账越多,后果越不堪设想。

鼠目寸光与急功近利是互为因果的,是视野的最大危害,也必然是破坏智慧的敌人。要做一个写诗的人,首先就要做智慧的人,只有智慧的人才有广泛的视野和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写诗的人应该勇于做社会文化的先行者和突破者,更是先进社会文化的引领者,而不能仅仅是现成社会文化的随波逐流者,蚕食者。

这就要求,写诗的人要从鼠目寸光中挣脱出来,不能简单地活在现实生活的现象上,而要透过各种现象去寻求现实生活应有的实质和本来的规律,并为此活着。只有这样的活着,才属于最真实的现实生活。也只有这样的认识,才是写诗的人最该有的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

不写诗的人怎么活着,有怎样的自我意识,可以另说。一旦写诗,就要顺应诗作为文化的本来面目。诗的本来面目是不以某个人的意志转移的,既不能用不当的自我意识绑 架写诗,也不能因认识的欠缺和盲目,便不重视自我意识,而自觉不自觉的把诗的规律与文化规律割裂开来。

写诗的人,要时刻关注自己的文化倾向和自我意识,通过不断努力和提高,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文化定位,否则是永远找不到出路的。

前篇:1《写诗与活着一(追求;良知)》  后续:8《写诗与活着八(根本后记)》

 2《写诗与活着二(信仰;信念)》

 3《写诗与活着三(思想)》

 4《写诗与活着四(远见)》

 5《写诗与活着五(理想)》

 6《写诗与活着六(悟性)》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