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高山流水(凡石) - 何新解读毛泽东的四首词(2) - 诗词吾爱

登录

《何新解读毛泽东的四首词(2)》

高山流水(凡石)  2018-09-11 15:10

念奴娇·昆仑

横空出世,莽昆仑

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

一截赠美,

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何新译文】

破天而出,你浩莽之昆仑山!

你看遍世间的春秋变幻

你的身躯如同飞舞的三百万条玉龙——

整个宇宙都因你的存在而寒冷彻骨!

但夏天一到,你的冰雪融化

——汇入长江黄河四处泛滥

多少人因你的洪水而被淹成鱼虾王八?!

你千年的功过是非,

此前可有人评说?


今天我来评论你,昆仑!

我不要你如此高峻,

我也不要你有这么多冰雪!

我希望背靠青天拔出利剑,

把你拦腰横斩为三段——

一段赠给欧洲,

一段赠给美洲,

只留下一段给东方诸国——

到那时成为大同世界,

整个地球都同步于你的寒冷与炎热!


【附注1】:毛泽东曾经前后两次为此词作注。

其中一曰:“宋人咏雪诗:‘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昆仑各脉之雪,积世不灭,登高望远,白龙千万,纵横飞舞,并非败鳞残甲。夏日部分消融,危害中国,好看不好吃,试为评之。”

按毛泽东这个注解是别有意味的,玉龙既是指毛泽东写词时所见的雪山,也是指被红军抛在山外的百万国民党追兵。

【附注2】:关于“太平世界”

太平一语,见《吕氏春秋•大乐》:“天下太平,万物安宁。”又《史记•秦始皇本纪》:“黔首脩洁,人乐同则,嘉保太平。”太平就是平等与大同的转语。

“世界”一词出于佛经(《楞严经》卷四)。“世”为迁流义,属于时间的范畴。佛学认为时间的存在形式为三世:即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而“界”则是处所,是方位的界定,属于空间的范畴。

宋人张载有名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立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最末一句有太平世界的涵义。

但是“太平世界”一语,则纯粹是毛泽东此词中所创造,即大同世界也。

【附注3】东国是哪里

结尾“还东国”,首次发表时原作“留中国”,一九六三年版《毛主席诗词》改为“还东国”。毛泽东说,遗漏日本(以及朝鲜等国)不好。

【何新的解读】

 《念奴娇·昆仑》这首词作于1935年10月。当时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走上了万里长征的最后一段行程,兵出陇右的甘肃岷山,即将到达陕北。

近年有人谓红军长征是一场大溃退。此言并不甚确。湘江之败后红军几乎全军覆灭,确乎如此。但四渡赤水后,毛泽东指挥红军渐得主动,屡次于败中求胜,逐渐起死回生。

1935年9月红军突破岷山天险腊子口进入甘肃后,则峰回路转,即将别开生面。

所以,读毛泽东的这首《念奴娇》词,意气何等昂扬,想象何其雄奇?可有一丝一毫落魄失败之意象否?绝无!

关于《念奴娇·昆仑》一词,毛泽东有自注解释之曰:昆仑词之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别的。”所谓反对帝国主义,就是此词提出了一个全球主义或者世界主义的命题——建立毛泽东设想中的世界新秩序。

毛泽东在这首词中,俯瞰天地,规划未来,表述了一种浪漫的新世界宏图——昆仑山被倚天斩断为三:“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此时之毛泽东,仅仅率领着不足万人之残兵败将的一支残军,刚刚从雪山草地之艰苦困顿的生存绝境中摆脱出来,而却于大西北的岷山上俯瞰天下,于是而忽发奇想,于是有如此罗曼蒂克的情怀,而吐露其未来全球主义的壮怀与抱负——令人不得不击节赞叹。

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一词,气魄之雄伟,意象之宏大,藐视洪荒,吞吐宇宙。在中国历代词作中,傲视千古,不可一世,殊所未见!

【写作之背景、时间、地点】

《念奴娇·昆仑》一词题署写于1935年9月。

据红军长征史,1935年9月17日凌晨,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2师第4团攻克岷山的天险腊子口,随即翻越主峰高达3946米的岷山山脉之达拉梁。

达拉梁是山名,位于川甘之岷县、宕昌、迭部三县交界处,也是岷山山脉与秦岭所交界处。自古以来当地人们就习惯地将达拉梁称为岷山。岷县西部又有山名崆峒山,为六盘山之支脉,所以六盘山在历史上也被称为崆峒山。《尔雅》:“北戴斗极为崆峒”。崆峒山是传说中的黄帝得道处,是道教的一座圣山。

9月18日,毛泽东随红1军团翻越达拉梁,傍晚宿住于岷县麻子川乡的旋窝村,在此两晚。

[注:据地理志,岷县古为岷州,属于《禹贡》雍州之域,秦以前为西羌所居。县南有岷山,西有崆峒山。]

据《甘肃地方党史》(秦生、王晋林编著,1987年1月)记:“1935年9月19日,红军继续北上,越过达拉梁,毛泽东写下著名诗篇《七律·长征》和《念奴娇·昆仑》。”

[附注:据红军有关回忆录,1935年9月18日,毛泽东率领军委纵队到达岷县旋窝村。当晚,毛泽东住在村民韩启明家的草屋里。旋窝村位于甘肃省岷县城南20公里处,是岷县麻子川乡所属。离开旋窝村后,毛泽东于20日到达哈达铺,着手全军休整整编工作。23日后昼夜行军,强渡渭水,抵达榜罗镇召开会议,29日进驻通渭城。

《党史资料征集通讯》1986年第10期刘英的《长征琐忆》记: “1935年9月28日在通渭的榜罗镇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第二天到通渭县城,开干部会,毛主席诗兴大发,讲话时即席吟诵了后来十分出名的《七律·长征》诗篇。”]

根据以上资料,《念奴娇·昆仑》与《七律·长征》两首诗词均写作于甘肃岷县之岷山地区,写作时间当在1935年9月17日——18日前后。          

腊子口战斗胜利后,毛泽东攀越达拉梁登上岷山峰顶,登高望远,触景生情。“更喜岷山千里雪”——毛泽东于此地瞭望岷山雪景,联想及于远方的昆仑山,有感而作《念奴娇·昆仑》。

所以毛泽东此词序曰:“前人所谓‘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说的是飞雪。这里借用一句,说的是雪山。夏日登岷山远望,群山飞舞,一片皆白。老百姓说,当年孙行者过此,都是火焰山,就是他借了芭蕉扇扇灭了火,所以变白了。”

北宋张元《咏雪》:“七星仗剑搅天池,倒卷银河落帝畿。战退玉龙三百万,断鳞残甲满天飞。”但此诗中所说的玉龙鳞甲满天飞,是飞雪。而毛泽东变其意而用之,玉龙三百万描写不是飞雪,而是脚下的衮衮雪山,想象力殊为瑰伟也!

岷山,是自川北到甘肃南部逶迤千里的中国西部之一大山脉,全长约500公里。岷山之最高峰雪宝顶,位于四川松潘境内,海拔5588米。1935年9月毛泽东率红军也曾经过其地。

【关于昆仑山与岷山的关系】

毛泽东长征所经过地是岷山,而这首《念奴娇》所署却是昆仑山,并非岷山。

昆仑山,位置在西藏、新疆和青海之间,距离毛泽东写此词时所在的甘肃岷山有千里之遥。

昆仑西接中亚之帕米尔高原,东入青海境内,势极高峻,海拔6000米以上,最高峰达7700米。

昆仑山是古代著名的神话之山,传说上通北极,是天柱所在。据古代的神话,昆仑山上有瑶池、玉苑、高城、悬圃(空中花园)等仙境。

而毛泽东写作《念奴娇·昆仑》时所登临的雪山,并非昆仑山,而是岷山。

岷山北起甘肃东南的岷县南部,南至四川西部的峨眉山,逶迤连绵有“千里岷山”之称。夏日高峰积雪不化,故有“岷山自古千里雪”之说。

自古以来,人们认为岷山是长江之源头。

[《尚书·禹贡》:“岷山导江。”《荀子》:“江出于岷山,其源可以滥觞。”]

 岷山也是长江与黄河水系的黑水河的分水岭,峰峦重叠,河谷深切。所以毛泽东词中说:“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江河就是指长江与黄河。

毛泽东视昆仑山与岷山一体相连,此说古已有之。例如晋人王羲之即认为:“岷山夏含霜雪,殆昆仑之伯仲也。”(《读史方舆纪要·岷山》引)

 但是以我的理解,毛泽东在这首《念奴娇·昆仑》中,所写既不是昆仑也不是岷山。他只是以岷山——昆仑山作为一种情志所寄托的抽象象征物而已。

佛教信仰之大千世界有一座中心之山是须弥山。依须弥山之说而成立其宇宙论。即以须弥山为中心,围绕其四方有九山八海、四洲(四天下)及日月,总体合为一单位,称为“一世界”。合千个“一世界”,为一小千世界;合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中千世界;合千个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一个大千世界包含小、中、大三种‘千世界’,即1000的三次方即10亿大千世界。大千世界又称为三千大千世界(三千世界),但三千不是一千乘以三而是三次方。故宇宙由10亿大千世界所构成。

实际上,以地理结构论之,佛教的须弥山就是地球上以喜马拉雅山以及昆仑山为中心的青藏高原。 

那么毛泽东这首词中的所谓“昆仑”,又究竟是什么的象征呢?——那也就是中国的青藏高原。《念奴娇》词的最后一句(诗眼)云:“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此言实际抒发了作者对于未来世界新秩序的一种构想。

而句中所说的“同此凉热”之“此”字,尤须特别注意。——这个所谓“此”是指哪里?那就是指“中国”。所谓“同此凉热”,也就是全球之寒暑凉热,应当以中国为尺度,应当同于中国!

此时的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和民族命运的思考已经具有了全球性的定位。他俯瞰世界,而以大中华主体意识为本位,对欧美日本同怀视之,这种气概既承接着华夏远古一统天下的文明传统,又联结着共产主义的大同理想。

在白雪皑皑的岷山上,毛泽东透过地域的苍凉而感受到昆仑文明深刻的历史内涵,他领悟到昆仑山生命意识的孤独和自由,以无比广阔的视野俯瞰大地,思考着中华民族与全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藐视洪荒,主宰宇宙,以中国为中心本位而反对全球帝国主义——此即为毛泽东《念奴娇》一词的宏大叙事与深刻寓意。

(2017年3月何新记)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