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鸿飞雪泥 - 真情易抒,对仗难工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真情易抒,对仗难工》

鸿飞雪泥  2018-08-28 11:59

                      咏长江

 

            胸有惊涛凝细涓,心怀大地纳千川。

            一流截断能输电,九派蜿蜓好驶船。

            赤壁难销沉折戟,楚江犹记弄波烟。

            桑田沧海无穷尽,云水泱泱入际天。

   大山晴雪诗友这首诗在擂台赛回复诗友评论时就已看到。乍看是不错的,在歌咏长江的诸多参赛作品中也算出彩,特别是结构章法上很流畅。但既然是点评,还是以说缺点为主。

   首联叙写长江由涓涓细流到万里扬波,流过千山,但对仗出现了合掌。胸有、心怀是一回事。同时表述惊涛由涓涓细流融汇而来,“凝”字不好,把鲜活奔涌的水写死了。颌联对长江在人类生活中的作用有一个正面描述,唯对仗上,截断与蜿蜒不工。颈联回顾历史,上句人人明白,下句楚江与弄波烟何典?且沉-折戟,弄波-烟,或沉折戟对弄波烟,都不能对工整。尾联生发感慨,桑田沧海皆熟语,用其一已可表意,多了浪费。“际天”,从句意理解是天际的倒装,否则,在古诗里就是“连天”的意思,如柳宗元《闻黄鹂》:“目极千里无山河,麦芒际天摇清波。”前面再加一个“入”字,不妥,宜换词修饰“天”字。

   一点浅见,欢迎诗友们砸砖。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