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鸿飞雪泥 - 深婉才有词味!读望江郎诗友词两首 - 诗词吾爱

登录
安装【诗词吾爱】APP

《深婉才有词味!读望江郎诗友词两首》

鸿飞雪泥  2018-08-23 17:10

《浣溪沙·过金华》

千载风霜入婺州,清寒八咏镇重楼。小城今日更风流。

沈约瘦腰难细数,易安华赡驻春秋。江山不与后人愁。

《临江仙·犹恨春寒料峭》

犹恨春寒料峭,吹黄无数枝头。江南三月竟如秋。那残红乱舞,那覆水难收。

明日酒醒何处,忘怀今夜烦忧。东风无力过秦楼。这飘零落叶,这一地闲愁。

   请大家一起来品读望江郎诗友的两首词。

  先说《浣溪沙·过金华》,金华古称婺州,沈约守东阳时,建元畅楼,并作《登台望秋月》《会圃临春风》《岁暮悯衰草》《霜来悲落桐》《夕行闻夜鹤》《晨征听晓鸿》《解佩去朝市》《被褐守山东》等诗八首,称“八咏诗”。知道了这些背景,这首小词就相对好理解了。风霜之前加千载,似欲突出金华的历史厚重感,但“入”字不好,还不如满。虽楼以诗而出名,但“镇”字用力过猛,小城风流,平铺直叙,不能给人鲜活印象,宜以当地特色出之。下阙,浣溪沙过片一般宜对仗。沈约是细腰蜂,这种不健康的体型在金华应该不很多吧?怎么会难以细数呢?文辞华美的李清照流落金华,这个驻字也同样生猛。收束结得不当,无法从前句中自然得出这个结论。总体来说,因为是过,所以对金华的了解只限于历史名人,还应该融入当下生活场景。

  再说《临江仙·犹恨春寒料峭》,这首词的问题是不够深婉,首句犹恨太直白,春寒料峭是熟语,其实可以用景物、个体感受来表现。后文的“忘怀今夜烦忧”也是同样毛病。“吹黄无数枝头”与“飘零落叶”是同一回事,宜改首句。上下阕尾句对比,是成功之处。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