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吾爱

金刀点卯 - 后山词读后(上) - 诗词吾爱

登录

《后山词读后(上)》

金刀点卯  2018-01-14 14:55
拖延是病,没得治。早说写后山诗词读后笔记,到现在才刚开始读。
石头记里,众女咏白海棠,薛宝钗说,“不过是白海棠,又何必定要见了才作”。此言颇得诗理。北宋陈后山也说过类似的话。后山诗话载:
晁无咎云:“眉山公之词短于情,盖不更此境耳。”陈后山曰:“宋玉不识巫山神女而能赋之,岂待更而后知?”

既然不必“更而后知”,那后山之词,就很难确定是“更而后作”还是“不更而作”,又或者更麻烦,在更与不更之间。因此,读后山词,可求其本事者则求,不可求者也不强求,也未必要联 系其人。


一、
后山词虽然冷僻,然而而今学术大昌,研究之学者依然不少,百度一通,觉话已说尽。此文所列,大多也不过人之唾余耳。捡感触尤深者稍述一二。

菩萨蛮 佳人
晓来误入桃源洞。恰见佳人春睡重。玉腕枕香腮。荷花藕上开。
一扇俄惊起。敛黛凝秋水。笑倩整金衣。问郎来几时。

“荷花藕上开”,堪称妙喻。“芙蓉如面柳如眉”者,以荷花喻人脸,本不罕见,而以藕喻臂腕也不罕见,如宋人白玉蟾有“藕臂風寒更粟生”,明人袁凯十分直接,说“湖头白藕犹堪爱,正似佳人玉臂长”。然而后山这句诗的好处,在于两喻叠用互为衬托,一下子就显出精神来。作诗突破成规在此处。

比喻之外,后山对人物的刻画也可圈可点,说是如在目前也不为过:先是惊起,继而是初醒时的混沌疑惑,最后反应过来,恢复了平时接人待物的老道。这一连串的行为过程,可谓是观察细致,描写入神。而如这般的人物动作神态描写,在后山词中比比皆是。

最后翻回来看桃源洞三个字。自唐以来,诗人颇有以仙代妓的习惯,所谓桃源洞者,即游冶之地乎?又或者是诗人梦中所见,而托言桃源洞也。这首词,恰在更与不更之间,我们后世读者也难以深究了。


二、
南乡子 九日用东坡韵
其一
晴野下田收。照影寒江落雁洲。禅榻茶炉深闭阁,飕飕。横雨旁风不到头。
登览却轻酬。剩作新诗报答秋。人意自阑花自好,休休。今日看时蝶也愁。
其二
潮落去帆收。沙涨江回旋作洲。侧帽独行斜照里,飕飕。卷地风前更掉头。
语妙後难酬。回雁峰南未得秋。唤取佳人听旧曲,休休。瘴雨无花孰与愁。

东坡原韵为:
南鄉子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把这三首诗放在一起,是因为三首诗必须合在一起看才能会明了作者之意。东坡原作写元丰五年被贬黄州时,此时东坡生活困苦,他感叹道,“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明显并不如意。后山和东坡词,可能并不是在东波写完之后当即和的。第二首词中有“瘴雨无花孰与愁”,所谓“瘴雨”,岭南之雨也,这第二首词应是在东坡贬谪岭南之后所追和。词中又说,“唤取佳人听旧曲”,佳人当指朝云,朝云殁于绍圣三年,则此词应当作于朝云生前,或后山听闻朝云死讯之前。朝云死前,东坡贬后,大概是绍圣二年九日作该词吧。“潮落去帆收”、“回雁峰南”也可验之。而所谓“语妙后难酬”,既指明了和词时间,非当时也,也表达了对苏轼词的钦佩。

第一首和词又写在何时呢?或许是和第二首写在同时,或许是得悉东坡新词之后立刻和的。考其词,所谓“新诗”,当是指东坡原作。而析其意,正为东坡原作而发也。被贬在黄州的东坡心情不好,说“明日黄花蝶也愁”,后山则针锋相对的开解道,“人意自阑花自好,休休,今日看时蝶也愁”,花蝶本无愁,全由人意,何必说今日愁明日愁呢。要么都愁,要么都不愁。蝶不愁,你也不要愁啊。东坡说“破帽恋头”,以官职为破帽。后生则说,“禅榻茶炉深闭阁,飕飕,横雨旁风不到头”,被贬之后,正正好,可以修身养性,又吹不到政治风雨。后生诗中一片安慰之深情。

在第二首词里,后山的安慰更进一步。“回雁峰南未得秋”,回雁之南,连秋天都没有了,“瘴雨无花”,黄花都没有了,“孰与愁”,花都没有了,谁还和你一起愁呢。而对于苏轼在今后的行为,后山更是建议道,“卷地风前更掉头”,你“侧帽独行”,遇到风雨就要改变方向啊。殷殷情谊可见。


三、
菩萨蛮 七夕
其一
行云过尽星河烂。炉烟未断蛛丝满。想得两眉颦。停针忆远人。
河桥知有路。不解留郎住。天上隔年期。人间长别离。
其二
东飞乌鹊西飞燕。盈盈一水经年见。急雨洗香车。天回河汉斜。
离愁千载上。相远长相望。终不似人间。回头万里山。
其三
倚楼小小穿针女。秋光点点蛛丝雨。今夕是何宵。龙车乌鹊桥。
经年谋一笑。岂解令人巧。不用问如何。人间巧更多。
其四
银潢清浅填乌鹊。画檐急雨长河落。初月未成圆。明星惜此筵。
愁来无断绝。岁岁年年别。不用泪红滋。年年岁岁期。

这几首大概是为作而作的典型了。节庆之夜,闲极无聊,填词以自喜者,诗人之常也。记得我前年中秋前的某一夜,连填七首《鹊踏枝》,想来后山和我当时的心情所差无几。而后山生活困苦,和妻子长期两地分居,大概就是兴感之由了。

四首词通读一遍,便知其主旨相同,都在咏叹人间相思之苦相见之难有甚于天上牛郎织女。同一主题,作成四首,也算才富了。解这四首词之前补充一个小知识。《岁时广记·七夕上·洒泪雨》引宋 吕原明 《岁时杂记》:“七月六日有雨,谓之洗车雨。七日雨则云洒泪雨。”七夕后雨有时也被称为洗车雨,宋人韩驹有诗,题为“世謂七夕後雨爲洗車雨又七夕後鵲頂毛落俗謂架橋致然戲作二絕”。总而言之,所谓洗车雨洒泪雨,皆七夕时雨也。驾车出门前后,都要洗车,或许就是洗车雨的由来。倒是古今一例。

第一首词,先写人间一名妇女停针忆人,又写天上的织女年年能和牛郎相聚,因此对相聚的时光不太珍惜,不知道让牛郎多住些时日。天上一年一聚,人间相聚不知几年。第二首相差不多,说织女还能够和牛郎隔河相看,而人间相看都不能,相隔万里山。第三首词以谋人笑之巧,说天上不如人间。第四首词也是说天上能年年相见。

这四首词,前半是个引子,后半以各种方式表达人间离别更苦的主题。其中,“急雨洗香车,天回银汉斜”和“画檐急雨长河落”,读来颇有气势,放到后山诗中,也是好句子。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