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

擂台 - 诗词吾爱 - “新月杯”全国青年诗词邀请赛

跳转
请使用【诗词吾爱】APP参赛
“新月杯”全国青年诗词邀请赛 (已结束)
投稿截止:2019-11-15 23:59:59
评选截止:2019-12-23 23:59:59
参与数:671    点击数:88068

首届“新月杯”全国青年诗词邀请赛获奖作品

为鼓励青年诗词写作者,帮助写作者打磨作品、突破瓶颈,本次首届“新月杯”全国青年诗词邀请赛终评特设点评环节,五位评委老师除对入围终评的所有稿件一一打分,还为所给分数的前15名撰写评语。经一番评议,五位评委均认为,本次“新月杯”入围终评作品普遍质量较好,体现了当代青年诗词写作者的良好风貌。现将获奖作品附评语展示如下(部分作品无评语,部分标蓝色句为秋扇先生激赏句

特别感谢终评评委:赵维江、周燕婷(小梅窗)、魏新河(秋扇)徐非文(了凡)、祁丽岩(弄影)



一等奖

定风波·珠江夜游

夏启龙

夏日长裙接短裙。珠江昼夜聚游人。影逐灯潮漂入眼,如幻。小蛮腰下伫销魂。

到底情缘无认领,空等。终难寻得梦中痕。过往光阴拼凑起,零碎。霓虹暗处一回身。


【小梅窗评】这是作者一段情感记录。一二句交代时间人物地点,人物则以穿“长裙”“短裙”的女性为代表,为下面伏笔。三四句进入偶遇情景:在灯潮人海中,作者一下子被“她”吸引着,有一种似曾相识,似梦“如幻”的感觉;她何以如此动人,作者没有正面描述,而是拈出“小蛮腰”,珠江夜游最精彩的亮点来衬托。“小蛮腰”是广州的地标,是景物;古典诗词常常用来代指女性,这里语带双关,是人即物,物即人的写法。下片一二句交代这段“情缘”的结果:既“空等”,“终难寻”;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慢慢分裂成一块块碎片。于是作者作出了明智的抉择:“霓虹暗处一回身”,抛开烦恼,重新启程。“霓虹”遥应当日珠江夜游之“灯潮”。全词章法井然,脉络清晰,情感表达收放自如。惟“伫销魂”稍觉生涩。

【秋扇评】意脉连贯,略无缺隔,一气旋转,至末尤佳。上结伫字,下起等字,深合换头之法。

【了凡评】由景入情,收放自如。上下片转承,平仄韵转换紧凑连贯,深得定风波词法。

【弄影评】上片写景,下片抒怀,层次分明,情感逐层推进,结句“霓虹暗处一回身”点睛之笔,如特写镜头一般定格,余韵无穷,堪称词眼。


二等奖

定风波·深秋

曾入龙

白炽灯光灭复明,月深深处少人行。闲看黉楼微倦也,休话,梧桐叶下忆曾经。

马尾姑娘还记否,课后,悄将书本画星星。十亿颗星俱送你,可是,旧温柔只梦中生。

【小梅窗评】上片即景生情。主人公站在梧桐叶下,在灯光月色中,久久凝望书楼,直到“微倦也”。作者对“楼中人”的感情,从这一连串的细节描写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下片借“马尾姑娘”和“画星星”两个画面,将“忆曾经”具体化了。至于星星画了多少,马尾姑娘接没接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十亿颗星俱送你”了。言语的夸张,正见爱意的深切。全词层次分明,首尾呼应,情感张弛有度。惟题目为“深秋”,内容未见涉及,有虚置之嫌。
【秋扇评】脉络井井,上今下昔,换头着曾经、还记相呼应,末句融和今昔。新词汇、新意境,尤可嘉勉。【弄影评】新词语新意象,清新流美,别有韵味,“马尾姑娘还记否,课后,悄将书本画星星。”语句通俗而灵动,有画面感有生活气息。唯结句轻飘了些。

鹊桥仙·初秋有怀

曹琳

浓云舒卷,清辉明灭,仿佛春风又至。雪花酒与小龙虾,去湘后,渐忘滋味。

湖沉碧叶,楼吹急雨,唤起闲情容易。痴心却未敢回头,但记得,满山灯缀。


【小梅窗评】上片因念想乡味而牵动乡思。以“雪花酒与小龙虾”为乡味,从侧面反映当代青年的生活,真实感强,语境新颖,意境融和。下片首拍由景生情,造“波涛夜惊,风雨骤至”之景,生发怀乡怀人之情;结拍逆挽,再现离乡那一刻的情景,痴心痴想是什么?作者没有顺着这一思路写下去,而以景语“满山灯缀”收束,融情于景,含蓄蕴藉。【秋扇评】怀人,却能处处侧笔旁入,又复寄托物象,关合人事,终无一语道破,含蓄蕴藉,所以为佳。唯两起对语选景,不甚密切,岂若满山灯缀之紧密关合。【了凡评】生活味儿颇浓,现代物象入词毫无违和之感,难得。结句点题:“但记得,满山灯缀”,是满山灯缀吗?是当时种种和依依之情吧!
【弄影评】此词见出作者炼字功夫,作者善用动词,过片一个“沉”字、一个“吹”字、一个“唤”字,都极有力度,恰到好处。而上片现代词语“雪花酒与小龙虾”的嵌入丝毫没有违和之感,反而更有表现力,一酒一虾,皆非寻常,那是家乡的味道。

毕业前与室友夜临襄阳汉江滩(孤雁入群格)

肖泽龙

饮罢清歌汉水前,夜阑相对各潸然。

与身沧海三千卷,去我青春二十年。

岘石犹存声在耳,鹿门偕隐事如烟。

悬知何日功名遂,未敢轻舟说放闲。


【赵维江评】疏快豪迈。

【小梅窗评】怀古感今之作。起以“汉水”“夜阑”点明地点时间,接以“饮罢”“清歌”“潸然”三个画面,把毕业在即,分离在即,彼此依依不舍的感人场面悉数呈现读者眼前。中二联回顾遨游书海的岁月,发出“去我青春二十年”的感慨;继而借用“岘石”“鹿门”二典,思考今后人生道路的走向:是积极进取还是随遇而安?尾联道出了作者的抉择:“悬知何日功名遂,未敢轻舟说放闲。”青年人有此朝气,家国之幸也。

【了凡评】诗作老到且有佳句。全诗表达了一种将近毕业的迷茫之情,以及对待毕业后的忐忑之心。“鹿门偕隐”?谈何容易,“轻舟放闲”自是相聚时聊一聊的展望而已。

【弄影评】“与身沧海三千卷,去我青春二十年。”颔联妙对,写青春的流逝却丝毫没有伤感的情绪和调子,反而多了一股豪迈之气,见性情。


三等奖


夜坐

陈呈

掌上深盟隔海遥,覆城灯火夜迢迢。

斯人有梦成深悔,庭树经霜半已凋。

如此年光如此月,渐阑心事渐阑宵。

明珠万斛酬无计,俱是当时未忍抛。

【小梅窗评】“夜坐”者,“夜思”也。全篇以抒情为主,间有景物描写,亦是为情而设。一二联检讨“悔”之根源,由“深盟”“经霜”“凋零”而成“梦”,个中苦况可想而知。第三联意承“覆城”而来,物是人非之感,流溢于纸面。尾联化用吴梅村“一斛明珠万斛愁”意,情之挚,悔之深,一时都见。一、三句“深”字两见,应避免。

【秋扇评】尾联奇情壮采,感人尤深。如此年光如此月一句,看似平常,实含无限感喟。

【弄影评】首句点题,烘托氛围,颔联颈联进一步生发、扣题,念在笔端,思在笔端。结尾发力,戛然而止,化典无痕,余韵悠长。唯颔联不工。

生查子

马腾飞

犹自记当初,豆蔻春来早。桃上两腮红,波映眸间悄。

一梦雨兼风,花落谁人晓。淡却许多年,维特之烦恼。

【赵维江评】灵动而疏丽,今语“维特之烦恼”入词,别有情趣。【小梅窗评】化用古人诗句,虽见痕迹,仍具自家面目,足见功夫。结拍借外国名著《少年维特之烦恼》点题,千言万语尽在其中。全词情景交融,文笔流畅。【秋扇评】结二句语浅意深。

鹧鸪天·不寄

曹本

秋月年年向此寻,小楼栏下复登临。不堪霜色添微冷,况有灯痕点旧襟。

看夜永,想云心,桂花人影两沈沈。平生胆怯谁知我,一片相思忍到今。


【小梅窗评】全词紧扣一个“秋”字,融情于景,甚为得体。“平生胆怯谁知我,一片相思忍到今”,是篇中至情语。

【秋扇评】真挚。此于吟咏之道最为可贵。

【弄影评】开篇点明时间地点节令,一个“寻”字,一个“复”字,言简义丰,之后以“霜色”、“灯痕”渲染,奠定了感伤的情感基调,过片再次摹景再次推进,直到相思喷薄而出。整首词脉络清晰,自成佳构。

绮罗香·见书中柳叶

樊令

绿湿单衫,香吹乱絮,移步芳阴如许。漫溯珍丛,拾得远山眉妩。一痕影、不必新描,直携入、芸编深贮。罥天然、京兆风流,殷勤为我寄幽愫。

清斋留滞最久,重看谁还与认,妆台残谱。掩卷秋灯,惯见庾郎愁赋。便此日、点染吟笺,空教忆、评花俦侣。又潇潇、烛剪西窗,对伊听夜雨。

【赵维江评】咏书中柳叶,引出主人公幽愫绮情,思路别致,意象自然,语言雅丽,用典无痕,然“评花”难解,笔误?

【秋扇评】一片柳叶,生出许多情思。是真能寄托者。辞语醇雅,措意芬芳,匪夷所思。

【了凡评】开篇入题,“拾得远山眉妩”,所谓睹物思人莫不如是。结句化用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亦谓之寄托。

【弄影评】由一片柳叶引起无限遐思,情思婉转跌宕,词风典雅蕴藉,耐品读,个别字句稍涩。

闻沪昆高速双峰出口重开时居深圳感怀

王映锦

梦外风惊一枕寒,顾怜消瘦恨无端。

侵帘月色车初静,泛梗江湖影正单。

尽处忧心惟父母,有时开口即平安。

小城今报通高速,岁末归来应不难。

【小梅窗评】思亲念归,以四句景语营造清冷的气氛,用以衬托游子的孤寂心境,是为妙造。颈联情景观照,刻画入微:“尽处忧心惟父母”,实写,见孝思;“有时开口即平安”,虚笔言怀,以听到亲人的声音为宽慰,明牵挂。一实一虚,骨肉之情,溢于言表。尾联借道路的畅通,消解了开篇的“无端”之“恨”,代之以“岁末归来应不难”的喜悦。感恩之意,尽在不言。

【秋扇评】故里之思,椿萱之念,见于一段细节。颈联对句尤见提纲之妙。末句表意稍隔。

【了凡评】契合时代佳作,寻常语句体现深刻情感,尤为动人。“岁末归来应不难”,到底难不难?“应不难”,寄有希望,留有想象。

【弄影评】现代题材,现代词语,写好不容易,而本诗却让人眼前一亮,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显得格外突出。这首诗表达的是司空常见的思乡情感,却因情感的深挚,视角的独特另辟蹊径,质朴的语言也格外具有张力,一句“岁末归来应不难”直入人心。


优秀奖


喜迁莺

龚敏

裁红布翠。问故宇熏风,故人居起。临纸心慵,含歌意敛,枯坐斜阳春尾。庭隔市声繁暑,闲看沿墙爬蚁。暮云外,鹤嘹唳,为写者回幽意。

阑槛今谁倚。落日楼台,还记同听水。北苑金樽,西泠艳萼,游赏曾疑前世。落拓重城岁月,君在江南篷底。梦初近,又迎梅雨点,隔窗敲碎。

【秋扇评】沉郁顿挫,风流蕴藉。辞句雅驯,得体气,状物言情,深得留字诀,结语梦初近后,复转景语,尤觉深厚。

【了凡评】全篇情景交融,流畅自然,成功将读者带入其中。结句犹好,词收而意未收,“又迎梅雨点,隔窗敲碎”,所谓婉转低回也。

【弄影评】词风雅致,有古意;结构井然,层层推进,以时间为链,将上下片一脉贯通,情感深沉,“隔窗敲碎”句笔力老道,有沉郁之气。

连璧

刘智浩

幽禽百啭记良游。车马劳劳语笑稠。

推盏柔肠徒欲损,惜春意绪只佯羞。

雒川有迹聊相慰,珠玉无媒岂暗投。

旧处香尘渺难见,不知连璧有风流。

【秋扇评】有玉溪风味,工于去取,尤以颔联、尾联耐寻思,又不涉晦涩,所以为工。


水调歌头·中秋前夕

刘杨阳

一夜木樨发,先月报中秋。我嫌花气多事,撩乱后来愁。为问尘泥叵耐,为复仙宫漏泄,清劲几时休。有酒不堪饮,此味湿人头。

我传语,风尽卷,雨平收。不消今夕秋势,余恨更悠悠。杯盏一年郁积,袍带三分清减,特为月圆留。玉斧会当掣,愿替众生求。

【赵维江评】颇有坡仙清逸之气,学苏而不滞,自有性情在。

【秋扇评】颇见性灵,意思迥不犹人,难能可贵。吟咏之道,舍性情则无本,无新意则难胜。辞意或失精切。

【了凡评】词中“我”之情感强烈,“我嫌”“为问”“传语”层层递进,引人深入,最后寄予希望。“此味湿人头”一个“湿”字尤为精到。

水调歌头

彭哲

妆点天山雨,偏误保州城。从前珠泪,留待新旅始垂盈。羞记北湖香信,醉并景观楼影,游赏未深情。最是莲池道,步步向西行。

都聚成,今夜月,等闲明。流光千转,北四路上到三更。别后还多风月,别后还多知己,别后再无卿。一叶伤心处,万物作秋声。

【秋扇评】颇有己意,意脉略散。

【了凡评】此作叙事手法,读来却并不乏味,乃句句含情也。且有“一叶伤心处,万物作秋声”,实乃佳句。

思佳客·别后步叶韵以答

刘博

珍重琼花掌上姿。冰心携去欲何之。梦随北国三千里,听取东风第一枝。

方咏絮,便传词。来鸿字字惹相思。流年只盼凝于彼,看你抬头看雪时。

【赵维江评】写相思情,切北方景,末二句尤佳。

【秋扇评】酌句清俊,措意深婉,歇拍巧妙精工。

【弄影评】小词婉转多姿,情意绵长,非真情深情不能为也。“梦随北国三千里,听取东风第一枝。”对仗巧妙自然,见功底。结句最出彩,“流年只盼凝于彼,看你抬头看雪时。”画面唯美,古典与现代相融合,有别样的艺术效果,令人过目不忘。

社团最后一次聚餐后赠诸友

李俊儒

垂下深帘各一方,长街灯火感微茫。

春风杨柳都成昨,天雨人心两未央。

黯里孤云尚残照,朱封细字记流光。

更行更远劳相送,不说分离便不忘。

注:颈联“里、残”与“封、流”用当句对。

【小梅窗评】“长街灯火感微茫”,写出了“社团最后一次聚餐”的心境。中二联点题,回忆与“诸友”一起工作、生活、日子,表露出对分离的不舍和对前景的担忧,情绪有些低落。尾联设想分别的情景,再证彼此的情谊。全诗脉络清晰,惟觉末句“不说分离便不忘”,意思有些晦涩。

【秋扇评】词句通达切实,首尾二句句意不凡。

【了凡评】似简而深。尾联似不加雕琢而依依之情便溢于言表。

【弄影评】虽熟语熟句亦写出独特韵味,结句的现代句式功不可没。

满庭芳·折桂有怀

张瑜

几日霜寒,今朝露冷。可惜偏放花迟。石阶摇落,金簇一丝丝。懒与群芳比并,想应是、天予清姿。凉风起,琼瑶熏袖,翠玉舞参差。

凝思。君莫记,深宵夜话,彼我成诗。世情总无端,依约难持。便纵幽怀尽写,更谁寄、空折香枝。不如就,瞒人瞒己,做个爱花痴。

【赵维江评】咏物笔法灵动,写桂花秋发,清姿卓约,寄人之痴情幽情,全词意境清婉,人物相融,造语疏朗而流丽,亦可于群作中折桂矣。

【秋扇评】歇拍淡语有味,浅语有致,深情自遣,尤可感人。

【弄影评】词味浓郁,婉转跌宕,思绪由桂及人再由人及桂,物我交融,迂回中见情志。

研究生入学有感

唐本靖

当时志许栋梁材。多少同行安在哉。

路远幸逢新起点,力微惭上更高台。

腹中几卷用无用,心底繁花开未开。

又见秋风吹旷野,此身穿过四年来。



莺啼序·观《天气之子》有怀故人
刘硕

微芒降于永夜,砑虚空暝色。银漩外,无际朦胧,隐见孤月寒碧。似吹雪,星痕委坠,精魂度引光中炙。去穿过,幻境飞流,邈彼荒泽。

潜蹑城隅,支离瘦骨,向街尘暗匿。青石路,罨壁幽灯,一方窗影微赤。试呵嘘,连绵罥袂,待挥手,化为残翼。恍惚间,隔世遥听,祈歌青涩。

惘然少女,低语神前,世界复缄默。暗觑着,天空绝域,氛雾轮囷,错列痕光,撮摩云粒。攫身风罅,洇魂雨气,穿梭冥灭之迷梦,抵是她,蹇步趋天国。关情在眼,为君焚却前身,亦许今生过客

何人回眄,持伞来前,在某年某日。夜散入,绯红霓迹,暗理森芒,指隙余温,收淡回忆。温柔幻者,如烟过我,一生虚构于生死,此灵魂,游弋残星侧。深宵渐觉无声,巷角香微,落花堆积。

【弄影评】莺啼序作为词中第一长调,难度非常大,从此词看,作者能够从容驾驭,实为难得,虽然此词的气脉尚不够通畅,但意境高古,遣词造句练达,见出作者功底。

【秋扇评】怀人感世,寄慨无限,胡帝胡天,莫可端倪。

沁园春·一个人的七夕

张浩帆

暮雨来时,何异从前,一样如丝。正西风露冷,天仍寂寂,深宵人静,夜已垂垂。试问双星,世间儿女,江海重逢讵有期。沉吟久,想鹊桥之上,多少欢悲。

经年梦想成诗。剩一段风流独自知。算往来情事,都成泡影,萧条物事,且付新词。目落乾坤,心惊日月,身世流萤任所之。平生恨,恨长生殿里,早种相思。

【赵维江评】以词悼亡,情悲切,思深刻。语朴实而流利。然词题不得体例,可作“七夕独处”。

【秋扇评】起句遽尔入境,骤出今昔情状。过变自遣,而琢语流利。歇拍连环字之用,遂使平常悔恨之意警动起来。乾坤日月,此等常言慎用。

【了凡评】长调驾驭不易,尤其《沁园春》里对仗句不好把控。此作能照顾到章法、清晰表情达意,并且耐读耐品,相当不错。


快速跳转

诗词吾爱网